首页 > 将门逆子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七章 少女与飞贼

夜色如水,柳志远独自一人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即便繁华如永定,到了这夜半时分,也是冷冷清清难见有几个人影,唯有远处时不时的传来更夫的敲锣声。

    柳志远紧了紧身上的裘衣,倒不是因为觉得冷,他身上的这件衣物可是由北地运送而来,且有“软黄金”之称的雪貂皮制成。风吹更暖,雪落自消,雨落不湿,如此奢华之物一般都是皇室宗亲与豪门大户才用得起,寻常人家便是听都未必听说过。

    “好黑啊。”

    “会不会有鬼啊?”

    柳志远心里头有点发虚,他长这么大独自一人夜半出门可是头一次,冷冷的夜风就像一只无形的手,时不时地抚摸着他的后颈,再加上脑海中不断浮现出一些听来的志怪故事,柳志远就越发脸色泛白,甚至看路边那一排排黑洞洞的窗口都觉得是吃人精怪张开的口器。

    “嘶——”柳志远倒吸一口凉气,突然停了下来。

    前方不远处是一座大宅,柳志远依稀记起这是城中府尹赵大人的宅邸,想当初柳家起家之时,运送的货物进出永定,都需要与这位大人提前打声招呼,虽然他不是直接负责此事的官员,但其在官场上的交际可是出了名的,得他帮助提点,柳家的货物在进出城的路上就从未遇上什么麻烦。

    但柳志远此时停下可不止是因为认出了这是对他柳家帮助不少的赵家府邸,事实上,柳志远对自家商会可谓是毫无兴趣,就连这赵家还都是当初柳老爷子硬拖着柳志远登门才认识的。

    夜色如墨,那宅子的门口站着两个人。

    准确地说,是一高一矮两个人影,柳志远方才走过来时,借着微弱的月光正好瞧见了这高个儿黑影将矮个儿的那个夹在怀里,轻飘飘地从丈高的院墙上落下,虽说四周安静得落针可闻,但那二人却几乎没发出什么声响,如果不是柳志远恰巧撞上,估计这两个人影就是落在他的身后,他也未必能够察觉。

    “我这是碰见了什么鬼?”

    柳志远不敢再动弹,因为他隐约看见对面那个高个黑影脸上似乎长着獠牙?其身形也是高大无比,一眼望过去就感觉到一股极强的压迫感袭来,让人不敢再看。

    至于那矮个儿,看身形倒像个娇小的女子,莫非是被旁边那位似人非人的家伙从赵家给掳出来的?

    柳志远咽了口唾沫,心想若真是碰上了“山鬼掳人”,他也不好放着不管,何况还是与他家有些渊源的赵府,当下控制住自己颤抖的双腿,壮着胆子问道:“你!你是谁!”

    一边喊着还一边尽力挺直了腰板,好让自己的底气更足些。在他听过的那些故事里,山鬼这种东西都是欺软怕硬的,没准对面那只也是这样,实在不济,将周围的人家吵醒也好。

    “公主,我们似乎被人看见了。要不要属下去.”

    这高大的黑影当然不是什么山间鬼魅,如果柳志远再靠近一点,天色再亮堂一点,或许就能发现他脸上只是戴了一副面具。

    干涩的话语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样,任谁听着都不舒服。

    可那被叫做“公主”的娇小女子却并不在意,用同样口音的话回复道:“轲察,说了多少遍,我已经不是公主了,你要叫我玲儿。”

    轲察默不作声。

    “你先走吧,待会儿我们这样.”名叫玲儿的少女不知与轲察说了什么,后者微微点头,脚下一发力,那黑色的高大身影竟然无声无息地消失在黑夜当中。

    待到柳志远回过神时,对面就只剩下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姑娘而已了。

    他们之间隔得并不近,再加上那二人交流时刻意压低了声音,因此柳志远什么也没听见,只以为是他自己“吓跑”了所谓的“山鬼”,还不由得沾沾自喜起来。

    不愧是我!

    “姑娘没事吧。”柳志远匆匆走上前,这才稍微能看清楚一点那少女的长相,她虽然看上去仅是青涩年纪,却已经有了美人之资,只不过与柳志远看过的那些大家闺秀不同,少了几分妆容华贵,却多了一股子英气孤禀。那少女的美目此时正在柳志远的身上不停地打转,看在柳志远眼里,还以为是对方感激自己英雄救美,芳心暗许了?

    “姑娘没事吧?”柳志远走到少女身前,见对方没有回应,又问了一遍。

    “哦?”少女如梦初醒,似乎对他的问题感到有些疑惑,但很快就反应过来,美目流转,继而笑盈盈地答道:“我没事,多谢公子相救。”

    少女的眸子纯净透明,一如天空中挂着的明月,柳志远有些结巴地又问了几句,得知此女并非赵府的人,按照对方的说法,她只是随家人过来投奔亲戚的,却不料在半路上遭遇意外,后来又不知怎的被掳掠至此。

    这番说辞很明显错漏百出,甚至不需经过仔细推敲便能识破,但奈何柳志远已经是色迷心窍,又哪里会怀疑对方说了假话,一个劲儿地想要帮这个“可怜的姑娘”一把。

    那少女面对柳志远的热情,也不拒绝,告诉柳志远想要他护送自己出城去寻找家人,后者点头如捣蒜,一拍胸脯十分有男子气概地说道:“这有何难?姑娘你随我来便是。”

    这倒不是柳志远自吹自擂,那永定城的城防固然严密,但柳家是何种庞然大物,天下第一商的名号可不是说说而已,至少在这座永定城中,买通一两个守城的军卒还是很容易的。

    当然,这事儿并不光彩,也不能声张。

    但美人当前,柳少爷如何能拒绝?

    “站住!什么人!”

    “哦,原来是柳少爷。”

    二人来到城门口,果不其然,柳志远很快就被守城的军卒认出,一番“交涉”过后,原先早就紧闭的城门被开出一道小缝,恰好能容他二人通过。

    少女和柳志远一前一后,就这样轻易出了城门,二人又向前走了一段距离,正当柳志远盯着前方的少女陷入无限遐想的时候,对方突然惊呼一声,一个踉跄就向后倒来,柳志远反应不及,却也下意识地抱住了少女。

    虽是寒冬腊月,二人身上的衣物不可谓不厚,但柳志远仍然感受到了一阵凹凸有致,谁能想到这样娇小的身躯竟然也能如此有料,柳志远估摸着这姑娘的实际年龄恐怕比看上去要大得多。

    “姑娘你还好”

    正当柳志远刚从旖旎中清醒过来,就听见路旁的一颗大树上传来一阵骚动,一个高大的黑影从天而降,正是之前受少女之命离开的轲察。

    “哼!”来人冷冷地哼了一声,一记手刀直击柳志远后颈,可怜柳少爷还不知是何情况,便眼前忽的一黑,晕倒过去。

    “轲察!”少女怒喝道,似乎对轲察的行为十分恼火,“我们行的是侠盗,不可伤人!”

    “哼!胆敢触碰公主的千金之躯,这种人简直死不足惜!”

    “都跟你说了我早就不是什么公主了等等!你不会把他杀了吧?”

    “这倒没有,只是击晕了而已,如果公主觉得不够解气,属下也可以直接送他上路。”

    “别!”少女急忙拦在正要动手的轲察身前,歪着脑袋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到底听懂本女侠的意思了么?咱们是侠盗,是有原则的!”

    轲察的脚步停住,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少女见他终于没有要动手的意思了,轻轻叹了口气,身边有个木头脑袋还真是头疼啊。

    “不过好在今天收获不错。”少女的手中出现了一个绣着金线的钱袋,正是刚才假装摔倒从柳志远那里顺过来的,“既然是柳家的大少爷,肯定是不在乎这点小钱的,只是没想到那赵府看上去挺大,实际上里面什么都没有,寒酸得很,还好遇见你。”

    少女嘿嘿笑着,用青葱手指在柳志远的眉心处点了一下,刚想离开,又像是记起了什么,跑到轲察旁边有些恶趣味地与他附耳了几句,这才一蹦一跳地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