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4章 我是一个罪人

让秦墨亲口说出这句话,背后需要很大的勇气。

    令他敢于面对这样的事实,也需要很大的决心。

    他经历了那么多。

    从天隐市到上古战场,这两年来,几乎每时每刻都在经历着煎熬。

    才有了如今的成就。

    有人羡慕秦墨的生活,在23岁风华正茂的年纪,实现了一个人几辈子不能获得的成就,实现了余生的财务自由,实现了华夏最为崇高的地位。

    但也不想想,他经历了什么。

    他在两年内,耗尽了余生几乎全部的力气,才走到了今日。

    所以。

    他不敢承认仙神井打开的事实,他尽可能的去逃避,去压抑内心真实的想法。

    但最后。

    他却还不得不站出来。

    有个东西,在强行打开他压抑的内心想法。

    那个东西,名叫责任。

    他没办法坐视不管。

    龙逸寒三人的神情立马严肃起来。

    仿佛瞬间酒醒了一样,三人正襟危坐,深深皱眉。

    “你去看看吧!”过了半响,龙逸寒严肃的说,“我帮你撕裂空间……”

    “龙爷爷……”秦墨犹豫了下,打断了龙逸寒的话,“我一直有个疑问,你们……为什么害怕进入上古战场?”

    不管是之前,还是如今。

    若是龙爷爷他们愿意出手帮忙,一切事情就可轻松的解决。

    秦墨问这话,内心也有责备他们的意思。

    云观天微微愣了下,轻轻叹了口气,缓缓道,“墨墨,这世道,有这世道的运行法则。”

    “在末法时代,除了封界者,本就不该出现其他仙人。”

    “我、你仓爷爷、刘爷爷逆天成仙,本就算破坏了世道的规律。”

    “若说起我们五个人的使命,就是守护这一个‘界’,至于‘界’内的事,任其发展,哪怕当初秦家的目标是想毁灭世间,也轮不到我们干涉。”

    秦墨摇摇头,“我不明白。”

    “我在下镜面时,看到龙良……”秦墨顿了顿,看了龙爷爷一眼,继续道,“他也是封界者,却干预着‘界’内的事,为什么龙爷爷你们不行。”

    “因为他们不是末法时代了。”仓杰淡笑解释。

    “他们步入了新的文明时代,在末法时代极其罕见的仙人,在他们那里随处可以见到,封界者和仙人,都成了比较普通的存在,自然封界者、仙人就的可以干涉新时代的发展。”

    “但我们上镜面不同。”

    “我们还处于末法时代,仙人和封界者,远远超出了这个时代的秩序可言,我们的身份,自然不能干预时代的秩序。”

    “何况……”仓杰停顿了,看向龙逸寒,不知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

    龙逸寒反倒接着仓杰的话,说了起来,“对于末法时代的仙人和封界者来说,上古战场的仙神井,就是他们的心魔!”

    秦墨猛地皱眉,“什么意思?”

    “末法时代,仙人就是最无可匹敌的存在,封界者更是如此。”龙逸寒悠悠的说,“人活的将没一丝挑战,只剩下漫长无尽的岁月,时间就像垃圾,永远也枯燥的消耗不完。”

    “所以,任何末法时代的仙人、封界者,当时间久远之后,他们内心都会产生一个可怕的念头,打开仙神井。”

    “就相当于,想给自己生活再增加些挑战。”

    “而排解这无聊至极的日子。”

    “不过许多年来,我们镜面的仙人和封界者,都恪守着自己的本心。”

    “他们抑制着心魔,绝不踏入上古战场一步。”

    “这是我们的责任。”

    龙逸寒的话,对于秦墨很难理解。

    因为,他才只有23岁。

    当他也能活上百岁月,还知道自己拥有无尽的寿命时,或许到那时,他才能理解龙逸寒等人话。

    现在,他听到龙爷爷他们的话。

    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

    贱人就是矫情,比王八活的还久,这还不知足,还想着无聊打开仙神井,没事找事。

    当然,他心里的小吐槽,是不敢和龙爷爷他们说的。

    但其实,反过来想想,人这辈子活着,不就是没事找事吗?

    当一个人,在这世间领略了全部的生活后,他总要想着给自己再找些匹配他实力的事儿做,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已然小儿科了,或许唤起仙神井,对于末法时代的仙人和封界者来说,算是唯一唤起生活乐趣的途径。

    这么一想,他们存在着这样的心魔,也是合理的。

    “那若是仙神井打开,你们心里也很开心了?”秦墨问。

    仓杰苦笑,“怎么会!傻孩子!我们还是明事理的,宁可以自杀的方式,结束漫漫无尽的人生,也不愿打开仙神井,去享受那一时的刺激和沉沦。”

    “这是责任。”

    “对啊!这是责任。”秦墨重复,有些恍惚,“龙爷爷,我要进去了!”

    “好!”

    龙逸寒一挥手,很自然的在秦墨面前的虚空中,撕开一道涌动的裂缝之门。

    “快去快回!我过三个小时后接你。”

    秦墨纵身一跃,跃入裂缝中。

    转瞬间,裂缝赫然关闭。

    三位爷爷,很是凝重的坐在炕上等待着,龙逸寒都没了喝酒的心思。

    ……

    这是一片璀璨夺目的蓝光。

    在睁开眼后,刹那间的精神恍惚,让秦墨有种回到了秦明白光世界的感觉。

    他摸了摸滚烫的地面。

    地面发着烫。

    上古战场的空气有些稀薄,而充裕的灵气,在天空中显了蓝色气体的形状,那剧烈的白光,从远处爆发而来。

    笼罩了整个上古战场的天际,也笼罩了这里每一寸土地。

    身旁的树木轰然塌了下来,秦墨下意识的躲避开,能看到树叶枯黄,炎日的太阳烧灼在这个位面中,仿佛将全部的一切,都要吞并,吞噬。

    秦墨顿时就哭了!

    他痛哭流涕,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

    他踉跄的从地上站起来,朝着仙神井的方向跑去。

    他不甘心。

    他还要确认一下。

    他不甘心。

    他哭着飞奔着,又时不时放慢脚步,他不甘心的想赶快去证实下这一切都是虚幻的,又在这过程中害怕再去面对接下来的现实。

    这怎么和下镜面一样!

    这怎么会这样啊!

    怎么会!

    不会是这样的!

    他无助的哭着,仿佛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嚎啕大哭上。

    就像刚出生的婴儿,没力气挣扎,没能力反抗,唯有哇哇的可怜哭声,表达着那种微弱的抗议。

    秦墨就是这样。

    他就是个无助的婴儿。

    他很快来到了仙神井。

    那露在仙神领域平原之上的仙神井,突兀的爆发着刺眼的蓝光,磅礴汹涌的灵气从井口迸发出来,蓝光还在愈来愈明亮,秦墨根本看不见仙神井的模样,只能看到它彻底被汹涌的蓝光所包围着。

    从井口迸发出的无限光芒,照耀了这个世间,将秦墨全身上下,也照耀成了夺目的蓝色。

    “对不起!对不起!”

    秦墨喃喃的念叨着,他不断的后退,被石头狼狈的绊倒在地,他用手摩擦着地面,踉跄的后退着,嘴里一直重复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他脑海里一片空白。

    他无意识的喊着‘对不起’,‘抱歉’……

    他就对着天际喊着,好似在给上苍道歉,好似在给父亲道歉,也好似在给那些还幸福的生活在世间的普通人道歉。

    他心脏跳的好快。

    他没法抑制住了,感觉心脏伴随着汹涌的灵气,也要暴力的飞出来一样。

    他突然想到了上镜面未来的景象,想到了生灵涂炭的惨状,想到了一个个死去的人……

    内心的自责和愧疚,愈加的深厚。

    他害怕,他恐惧,并不是惧怕那随时有可能完全打开的仙神井,而是害怕恐惧,自己再背上永远无法还清的血债。

    他突然想到了低武洪家,想到了神三,神无明……

    “不!不!”

    他拼命的摇着头,眼泪就像决了堤的江河,哗哗的染湿脸颊,他木然的望着的仙神井,徒手想要抓住磅礴迸发而出的灵气,却软弱无力,徒劳挣扎。

    他难受极了。

    感觉整个人,都要被爆发出的这些灵气给吞噬了。

    他敲打着地面,冲着苍天害怕的哭喊着,“龙爷爷!你开门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又好像回到了那小时候。

    那时,顽皮的他,一旦犯了错误,就会被龙爷爷关在黑漆漆的屋子里,他就拼命哭喊着,敲打着房门,置身于漆黑无尽的深渊中,喊着,“龙爷爷!你开门啊!求求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他仿佛在瞬间崩塌了。

    这些年的老练,这些年的成熟,这些年的长大。

    在这一瞬间。

    被打回到了小时候,那个无助的孩子。

    他瘫坐在地上哇哇的哭着,还在徒手抓着灵气,就像个孩子,想要把破碎的玩具,重新拼接起来。

    他不敢去看远处的巨灵山。

    不敢经过神三和神无明的坟墓。

    每一座洛神留在这里的坟地,都好似在咧嘴冲他发笑。

    “对不起!对不起!”秦墨踉跄的爬起来,嗵嗵的朝着地面磕头。

    他也不知自己为什么道歉。

    我是一个罪人。

    他这样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