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四十八章 连天剑法!

在唐月遥的三尺青峰上,一层淡淡的月光萦绕。

    不断旋转!剑气如月华!那上万名飞雪国的将士,一个个跪在原地。

    彻底失去了战斗力!每一个战士的手中,长戟咔擦一声,这才缓缓龟裂。

    化为碎末!所有战士的盔甲,都出现了巨大的剑痕。

    但他们竟毫发无损!即便是这样,上万将士也目带惊惧。

    一个个震撼的望向离开的绝美靓影。

    “雷霆黑云战阵,那可是堪比十万‘大’军的强大阵法,居然被这小丫头片子,一剑给斩破?”

    “月公主了不得啊,她这一剑破阵,还能不伤一人,这说明她对剑的操控,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入微之境。”

    “我听闻几个月前,月公主被迫从花国到飞雪国,那时候她还手无缚鸡之力,连菜刀都挥舞不懂,这才几个月短短时间,她竟成长到了这一步?”

    “便是六品镇国大儒,恐怕也绝非此女对手!”

    议论声嗡嗡而起。

    整个王宫一片震动!“表妹的武功,居然到了如此地步?”

    慕容战一脸不可思议。

    是他亲自从幽城,将唐月遥给带回,并软禁在王城。

    可唐月遥在悄无声息之间,居然修建出了绝世剑法?

    而且看这样子,这剑法还有些青涩,并不算太成熟。

    如果不是今天这件事,等唐月遥再练几年剑法,那还了得?

    慕容战不禁额头冒汗。

    姑苏复也吓傻了。

    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心仪的女神,平时知书达理,居然也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

    慕容家族的家臣、将领,无不震撼。

    就连慕容燕君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不可思议。

    将唐月遥从幽城接归来,严格来说,这是慕容彦君的意思。

    因为在多年前,唐月遥的母亲唐氏,还是待字闺中的大家闺秀之时。

    就曾经有一名很厉害的算命先生,给唐氏算过命。

    “此女若诞生儿子,则一定是一国之主,若是诞生女儿,则是帝王之母!”

    也正是因为这个预言,慕容家族将唐氏视若珍宝。

    但唐氏却和幽城大儒唐公瑾的儿子,选择了私奔!还怀了身孕!慕容家族震怒,全力追杀唐公瑾儿子,并准备抓回唐氏。

    但最终,唐氏还是到了幽城,并被唐公瑾庇护。

    可惜的是,唐氏因为不断逃命,外加老公被慕容家族所斩。

    以至于积劳成疾,身心疲惫。

    外加催动秘法,只为保护唐月遥,唐氏最终陨落。

    唐公瑾以命相搏,这才拦住了慕容家族的攻势。

    但慕容彦君明确表示,在唐月遥十八岁那年,会将唐月遥带回飞雪国。

    他还逼迫唐公瑾发下天地誓言,绝对不能将唐月遥许配他人。

    但唐公瑾为了弟子叶秋,不惜违背天地誓言,也要将唐月遥嫁给叶秋。

    慕容彦君大怒!这才有了唐月遥拜堂成亲之日,被慕容战抓走那一幕。

    “帝王之母”这个预言,哪怕是过了十八年,慕容彦君依旧牢记在心。

    若非世俗规矩的限制,他甚至动过念头,将唐月遥给娶了。

    虽然碍于身份,慕容彦君不能这样做。

    但他却下定决心,一定要将唐月遥的第一个儿子,过继到慕容家族麾下,给自己当孙子。

    这也是侧峰唐月遥为公主,让她成为自己名言是的女儿,最根本的原因!要知道,飞雪国只是一个邦国,就算穷慕容彦君毕生之力,也不一定能打造出王朝。

    帝王之母,何等辉煌!唯有帝国之主,才有资格称之为——帝王!在极西之地,古往今来三万年,也就诞生了一个灼日大帝!唐月遥未来能生下帝王,那他慕容彦君也将是帝王的爷爷!哪怕不是亲爷爷,也能获得气运加身,修为暴涨。

    到了那时候,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大河神,也只能给慕容彦君当狗!可慕容彦君做梦都没想到,他一直控制的小丫头。

    居然成长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唐月遥踏入修炼的道路,撑死也就一个月。

    但她的剑气之恐怖,却已经不逊色任何一名七品镇国。

    就算大河神的四大神使,唐月遥也丝毫不逊色!这要再给唐月遥十年,那她一剑斩下,慕容彦君岂不是都得死?

    “主公,月公主本是‘娇’柔女子,却能在如此短暂时间,修炼出如此剑法,这恐怕有隐情啊。”

    “没看错的话,她手中那把剑,应该是慕容德从‘拜’月国剑宗带回来的,我慕容家族的传家宝——连天剑吧!”

    “我族万年以来,根本没人能练成连天剑法,月公主居然能练成?”

    慕容家族的族人,都感觉到了震撼。

    “大王,这可不关我的事,当初此剑月公主,那可是您的主意啊。”

    眼见慕容彦君望过来,慕容德赶紧跪地,瑟瑟发抖。

    慕容德,他怕啊!慕容德早就效忠叶秋,奉命潜伏在慕容彦君身边,默默的保护唐月遥。

    可如今慕容德才明白,以唐月遥的武功,还需要他保护?

    这要真遇到危险,唐月遥保护慕容德,那还差不多!但问题是,唐月遥武功虽高,可这里毕竟是飞雪国的王城。

    慕容德很清楚,唐月遥无论多强,最终都会悲剧。

    但他无可奈何!慕容德只能祈祷,祈祷慕容彦君,不要痛下杀手。

    “哼!”

    慕容彦君一声冷哼,虽一言不发,脸色都阴沉的可怕。

    如果早知道唐月遥如此修为,说实话,慕容彦君可能不会赐婚。

    而是留下唐月遥,让她继续练剑,忠于自己。

    在嫁给家族的某个功臣!但此刻,慕容彦君纵然后悔,也无法悔婚了。

    这种被人当众打脸的感觉,让慕容彦君非常震怒。

    上万将士都败了,难不成,让慕容彦君亲自出手?

    “我和诸位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大家都是父母所养,我也不想取你们性命。”

    “月遥只是一介柔弱小女子,只是想去和夫君见一面。”

    “还请诸位不要为难月遥,拜托了。”

    唐月遥继续往前走,所到之处,不断有将士羞愧退后。

    他们本是大河平原最精锐的力量,却要对付一个小女子?

    但凡有点血性的大好男儿,都感觉到了害臊。

    “父王,我愿统兵十万,拿下表妹!”

    慕容战咬咬牙,从人群中走出来,说出这句全场震动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