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方芯灵

当渡灵者被人抬出去,送往医院进行急救时,大厅内的客人们才逐渐平复下来。

    到现在,就算呆子也能看出来了。

    这场宴席本身就是方中夏设下的一个局,为的就是陷害宁大师,将他踢下靳州大师的神坛。

    至于渡灵泉和聚灵泉,哪个才是原创的,就更加明了了。

    方盛集团窃取聚灵泉,研制出了渡灵泉,想来个偷天换日。

    方中夏作为燕京四大才子之首,海外名牌大学毕业,新一代青春领袖,一直被赋予才华双全的名誉。

    但今晚这一次,却让的他之前建立的种种美好形象榜样,全部溃散。

    为利益,竟不惜设局陷害他人?

    这实在有些无耻。

    华也绫的董事长面色阴沉,冷声对方中夏说道:“方少,你说过今晚这事不会有问题,但现在却拉我下水?”

    “我们的合作到此结束了!”

    说完,华也绫董事长转身就走。

    众人不由看向方中夏。

    方中夏面色阴寒,虽然他不露声色,但谁都看得出他在压制着体内怒火。

    他知道自己小看了这个宁大师。

    他不仅仅是聚灵泉的发明者,更是一个精通法术的修道者。

    方中夏深吸一口气,意味深长地笑道:“宁大师是吧,今晚的事,我方某认栽了,咱们来日方长。”

    说罢,方中夏不作任何解释,转身离场。

    洛薰想要对方中夏说什么,后者却看也不看他一眼。

    虽然今晚是方中夏栽了,但客人们依旧不敢说什么。

    方中夏毁掉的不过是一个小小形象,却丝毫不会影响到他背后的方盛集团。

    甚至连今晚这件事的丑闻,都没人敢透露出去。

    只因在燕京,方盛集团是这片天。

    你想在这里发展,落地生根,又岂能惹这天?

    反倒是宁夜,虽然只被误会了短短十几分钟,却被骂的狗血淋头。

    轮到方中夏时,客人们却选择沉默。

    这便是如今的世道。

    宁夜双手负背,他在周围感应到了几个强大的气息,想来都是保护方中夏的。

    刚才方中夏若出手,宁夜自然也不会手软。

    现在的他,就算有造骨境大成的强者在场,都休想拦得住他,随心所欲地杀他方中夏。

    刚才那一瞬,宁夜若是想,一个呼吸间就能杀了方中夏。

    但宁夜想继续陪他玩玩。

    方中夏显然不会这么善罢甘休,宁夜倒想看他玩出什么花样来。

    “宁夜,你这样是在自掘坟墓!”

    洛薰忽然走来,一张精致面容上,尽是冷然之色。

    “哦,怎么说?”宁夜笑着问道。

    “你以为方中夏会放过你么,他这人我最清楚,最爱的就是颜面,今晚你这么让他下不来台,一定会付出惨重代价。”洛薰说道。

    “照你这么说,我应该给他陷害,然后让我身败名裂,甚至送入监狱,才是明智之选?”宁夜好笑地问道。

    洛薰交叉双手,面无表情地道:“这样你至少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你太小看方盛集团了,这里是燕京,不是你的靳州,我不管你是什么大师好,若想活命,今晚就离开燕京,不然你活不了几天。”

    “你别天真地以为如今法治社会,方家不敢做什么,到如今死在方中夏手里的仇家、对头,你根本想不到有多少!”

    洛薰虽然是好心在提醒宁夜,但无论语气还是神态,都仿佛在怜悯施舍着宁夜。

    宁夜摇头一笑。

    “你知道方中夏杀了多少人,可又知道,死在我宁夜手里的,又有多少人?”

    “女人,你真以为我只是宁大师这么简单么?”

    洛薰柳眉微蹙,冷哼地道:“以前我也听过很多人说过这些话,但现在他们都成了森森白骨。”

    “并且,你以为方盛集团就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么?”

    洛薰与方中夏熟悉了好几年,据她得到的消息,在方盛集团背后还有一个更为强大的势力,这个势力做的似乎都是处于法律之外的事,似乎叫什么龙堂。

    这样庞大的势力,杀一个燕大学生,还不是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宁夜不想再与洛薰浪费时间,他在这女人身上,就好似看到了刘菲菲的影子。

    一样的天真。

    一样的自以为是。

    见宁夜扭头就走,洛薰气的银牙紧咬,恨恨地道:“自以为是的家伙,到时你是死是活,都不关我事了!”

    当今晚的宴席以这样的尴尬场合下散场时,宁夜告别了王道天与叶昶,与赖苏影步行在霓虹灯下的街道上。

    “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宁夜看着前方,问道。

    赖苏影苦笑一声,说道:“宁夜,我知道你把我当成兄弟,我也很荣幸认识你这样的好兄弟,但我不想连累你。”

    “我所面对的困难,即便你是宁大师,也束手无策,我不想害你。”

    “今晚过后,我们最好不要见面了,你也尽快离开燕京吧,方中夏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你继续留在燕京,他一定不会不会放过你的。”赖苏影语重心长地道。

    宁夜却丝毫不担心自己,反问道:“那要怎样的人,才能真正帮得到你?”

    赖苏影没想到宁夜会这么问,稍愣一下后,看着夜空说道:“至少是宁永夜那样的存在吧!”

    “不过,那等存在的人,又岂会在乎我这种小人物的生死?这一劫,还得是我们赖家自己来扛。”

    赖苏影叹息地说道,语气透着颓然与无力。

    他恨自己为何不是那一身神通法术的宁永夜,而是一个含着金汤勺出声的废物大少?

    宁夜眼睛闪了闪,说道:“万事皆有可能,你又怎知那宁永夜听不到你的话?”

    赖苏影苦涩一笑,只当做宁夜在安慰他。

    同一时间,方家名下的一栋花园别墅内。

    “渡灵者身体百分之六十被严重烧伤,还影响到了脊椎,很可能下半辈子,行动都有些困难了。”电话里传来下人对渡灵者的伤势报告。

    “我知道了。”方中夏面无表情地道。

    “既然不能行动,就让他消失吧,安排人寻找下一个拥有觉醒血脉的人,成为新一代的渡灵者。”

    电话那头沉默一下,说道:“我明白了,我会尽快让人处里这件事。”

    挂了电话后,方中夏揉着太阳穴,一根根青筋在他额头暴跳。

    “好一个靳州宁大师,让我丢了颜面不说,还损失一名异能者,这个仇,我会让你慢慢地奉还!”

    “哥,你小看这宁大师了,他能压的靳州四大家族,又怎么可能会中这样简单的陷阱?”

    屋外走进来一个女子,身穿眼红的旗袍,分叉口几乎到腰间,露出一片白嫩,精美旗袍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将婀娜多姿的身材尽显出来。

    方芯灵,方易天之女,虽然是女儿家出身,但无论气魄还是实力,都丝毫不亚于顶级企业那些巨鳄与大亨,毕业后,仅仅数年功夫,便将一家分公司搞得风生水起,丝毫不亚于一线公司,获得了父亲的认可,到如今正式接管家族的企业。

    曾经在商业圈子都在传,方家有一儿一女,若壁龙玉凤,照其富丽堂皇。

    方中夏靠在椅子上,淡然地道:“你不是去月下州,处理那边分公司的事了么,怎么回来了?”

    “已经解决了,不过一些碍事的石子,除掉即可。”

    方芯灵在方中夏面前坐下,优雅地沏茶,举止间仿佛都透着一股民国大家闺秀的优雅气质。

    “大哥,这宁大师交给我处理吧。”

    “你?”方中夏眉头一皱。

    “据我所知,这个宁大师可不止拥有聚灵泉,在他身上,还藏有更加诱人的东西,据说曾经让四大家族都为之疯狂。”方芯灵红唇微启,有着说不出的魅惑。

    “那姓宁的是个修道者,会法术,你认为他会束手就擒?”方中夏知道自己的这个妹妹手段如何,做起事来,比他这个哥哥还要狠辣果断。

    “不肯屈服,那就杀了,这不是很简单的道理么。”方芯灵掩嘴轻笑。

    “修道者又怎样,不过会一点法术,依旧是凡人之躯,受到致命伤害,一样会死。”

    “宁大师的聚灵泉对我们方盛来说,有着很大的威胁,他本人出现在燕京,很可能就是要与我们方盛开战。”

    “这种人,若不臣服,让他消失也是不错的选择。”

    方中夏眯了眯眼,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这就不必大哥担心了,我自有我的办法。”方芯灵抿了一口茶,神秘一笑。

    “好吧,那交给你了,过阵子龙堂就要开始两派谈判,我得在父亲出关之前,把那些碍事的家伙都料理干净。”

    方中夏眼睛泛着寒光,透着杀意地道:“赖天铭那些老家伙,好好的退休不干,非要寻死,只能成全他们了。”

    方芯灵微微一笑,想起什么,问道:“那宁永夜呢?”

    宁永夜!

    说起这家伙,方中夏面色便有些阴沉,说道:“那家伙拒绝我们龙堂伸出的橄榄枝,还伤我龙堂的人,等解决了龙堂内部的事,就轮到他了。”

    “他当真以为杀了一个邓天森,就可以肆无忌惮么?我们方盛如今扶持起来的龙堂,不知比曾经的暗天强大出多少倍。”

    “便是十个邓天森,我们龙堂都能杀,更别说他一个宁永夜了!”

    方芯灵放下茶杯,纤纤玉手托着香腮,说道:“又是一个姓宁的,真是讨厌。”

    “是啊。”

    方中夏翘起二郎腿,目光森寒地道:“这两个姓宁,都让我感到这么的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