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陆询在闹别扭

其实冷飞暖和陆询偷偷说过,她要给乔茵茵十三块钱一个月。

    剩下的四块钱,要么让乔茵茵自己好好藏着,要么,冷飞暖要帮她攒着,也好留着给她以后添嫁妆。

    不过以茵茵的死心眼和对家的忠诚度,似乎前一种可能够呛,还是使用第二种可能性更大点。

    这样安排好了,冷飞暖又拒绝了让陆询在上午帮她做事的申请。

    她上午要带着俩孩子去空间里做事,换了金币购买原料做果冻。而出售果冻的事,就专程交给乔茵茵一个人做就好了。

    别说冷飞暖可以在空间里监督乔茵茵,或者让机器人帮忙监督,而就算没有监督功能,其实冷飞暖也是非常相信乔茵茵的。

    看到陆询扁着嘴巴一副可怜的模样,冷飞暖就说,自己可以在中午陪他两个小时,或者,也可以在下午陆询下班时陪他。

    过了两天。

    冷飞暖在空间里发现了一种冰粉树。

    有木本的,也有草本的。草本春天种植,秋天就可以结籽,木本的得先长树,稍微慢了点。

    她把草本的种植的更多一些,种在庭院和门口,然后,又让陆询在他家门口也种了许多。

    冰粉籽可以做冰粉,用开水和红糖水放进去,再把各种水果切丁,或者再放一些果汁,或者山楂糕之类的都可以,可以做成好几种的。这样冷却后,就是果冻了。

    减少了凉粉的投资,所以最近,冷飞暖赚钱赚的可叫一个痛快。

    陆询一直都在马不停蹄的做药材配方,是给小小医病的配方。

    这个病有点棘手,他需要多一些时间来研究。

    冷飞暖和乔茵茵想在公社里租房子住,陆询说,他有一栋新房子一直空着,可以租住给阿暖。

    这栋新房子,陆询手里有一套钥匙,他老爸手里也有一套。

    为了不让陆正国到新房子里“查岗”时发现异常,陆询就如实跟陆正国说,他把房子租出去了,租给两个在公社里做生意的女孩子,希望老爸能减少前去的次数,就算去,也别直接进屋了,以防止吓到两个女孩子。

    陆正国是个好奇心弱的长辈,他习惯了放手让陆询自己安排自己的事,也就没在意,只是答应了下来。

    他绝对不会怕他儿子在男女关系上乱来,因为平时,他家儿子的古板无趣,不晓得伤了多少女孩子的心。

    他倒是希望陆询能慢慢改变一些,能多欣赏欣赏女孩子们的优点,能被吸引一下,以防止陆询变成孤家寡人。

    毕竟这个年纪正应该是谈恋爱的好年华,现在要是顽固下去,以后年纪大了,孤独习惯了,就更别指望他能学会容忍女孩子了。

    现在听说儿子把新房子租给了俩农村女孩子住,虽然老人保守的觉得,女孩子在异地他乡租房子住显得太随便了,可转念再想想,也有可能人家女孩子是因为信得过陆询的人品,才提出来租住陆询的房子呢?

    年轻人的浪漫,老人家又不懂,所以,还是别去干涉的好。

    自从冷飞暖和乔茵茵在陆询的新房子里落了脚,冷飞暖就把院子里和门口的空地全部利用起来,都种了冰粉树和药材。

    今天,陆询早晨五点起床,洗漱完毕,还没吃饭,就往外走。

    “陆询,去哪?”正在厨房里忙着做饭的陆正国喊了陆询一声。

    “别等我吃早饭了,我出去有点事。”陆询道。

    “你个浑小子,你给我回来!”陆正国暴躁的喊人,“好不容易咱们一家三口聚到一起吃顿早饭,有什么急事能急到这种程度?连饭都不吃了?”

    “爸,”侧屋有个年轻人慵懒慵懒的走出来,他和陆询长的很像,但比陆询大了六七岁岁,他笑,“陆询是不想跟我一起吃早饭罢了,让他出去吧。”

    这人是陆询的大哥陆飞。

    之前陆正国把路飞接回来之后,陆飞去县城见了见他妈妈曾娟。

    但都已经这么多年了,他和曾娟的母子关系,仍是只维持着表面的一层薄薄的窗户纸。只是他不想伸手捅破而已。

    曾娟一直想挽救母子关系,奈何徒劳无功。

    现在,她让陆飞留在国内,陆飞不肯。

    昨天,陆正国又和小赵去了县城找陆飞。曾娟为了想办法让陆飞别再远走他乡,于是偷偷跟陆正国求助。说是让陆正国把路飞带到公社那里散散心,让陆正国想尽一切办法留住陆飞,让陆飞别再离开了。

    曾娟知道,这么多年,陆飞的前妻姜艳玲始终是单身,没有再嫁。

    但在她偷偷看望姜艳玲的时候,看到姜艳玲带着一个名叫元元的小男孩,她当时脑袋轰隆隆的一声响,总觉得元元是她曾娟的亲孙子。

    可姜艳玲都已经跟陆飞离婚了,而且曾娟这个当婆婆的,当时和姜艳玲撕破了脸皮,哪里还好意思厚着脸皮去接近啊!

    在曾娟给陆飞写信的时候,也从来不敢提起这事。所以直到现在,陆飞也不晓得,极有可能,姜艳玲当初,为他生了一个儿子。

    从很多年前,陆飞和姜艳玲结了婚后,俩人的感情一直很好。

    但姜艳玲的身体不好,多年未孕,去了很多家医院都没治好。于是曾娟越来越不待见姜艳玲了,就总是挑唆着陆飞和姜艳玲离婚。

    最后,很多矛盾集中到一起爆发了。两个年轻人的感情,也出现了裂痕。

    姜艳玲果决的和陆飞离了婚,并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县城。

    而陆飞,受伤至深,有因机缘巧合,去了国外。

    现在陆飞突然回国,虽然他没提起姜艳玲这个人,但曾娟知道,陆飞是忘不了姜艳玲的。

    不然一别三年,陆飞早就该找到自己的幸福了,结果,他还是单身着。

    曾娟又陷入了无限悔恨中,她想,如果元元真的是她的亲孙子,哪怕让她给姜艳玲磕头认错都行,只要姜艳玲愿意和陆飞复合。

    但昨天下午,在曾娟的要求下,陆正国和陆飞一起回到公社的时候,昨晚的晚饭,陆正国和陆飞以及陆询一起吃,陆询不只是没因和陆飞多年不见而显得更热情,反而一直冷冰冰的。

    陆飞也没有多说话,他吃完饭,就问陆正国,他去哪个房间休息,然后,陆正国就给他安排了房间。

    话题回到当下,今儿个早晨,陆正国本以为父子三人又能聚到一起吃早餐了,所以他四点半起床时,就去了厨房忙活。

    可谁知道忙活的差不多了,陆询却要出去吃饭,这浑小子都不肯留在家里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