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不许告诉给姜艳玲

宋阿姨在一旁笑弯了腰,却没好意思笑出声来。

    陆询这孩子,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很无趣,可是跟这个阿暖在一起,居然会这么有意思。

    吃完了饭,宋阿姨告辞了。说是等明天,陆医生回来,她再过来拜访。

    下午。

    冷飞暖让陆询给小小把了脉。

    陆询还用阿暖给他的线茶焙干,泡了茶喝。

    他终于确定了,这些药的药效,确实要比普通的药材强了两倍。

    “阿暖,我想收购你的药材,不管是什么药材,我都要。”陆询思量着,“按照比市场价高三倍,你愿不愿意?”

    他知道,别的事,阿暖都可以接受他给的帮助,但是在做生意方面,阿暖肯定想要跟他丁是丁卯是卯。所以,他想先谈好价格,以后,俩人都不需要让利。

    “比市场价高两倍吧。”冷飞暖还是有些心虚的,她怕陆询赔钱,“消费者买东西,只认得价格,并不认得质量。特别是药材,看起来都一样,如果你卖的价格太高,病患肯定会认为,你是在骗他们的钱……”

    “我直接把好几味药材搭配起来,做成蜜炙药丸或者膏药,”陆询笑,“是要让效果说话,而不是用数量说话。你放心,不会砸了我的场子。”

    “就算这样,两倍的价格我也赚好多了,两倍就可以。”冷飞暖很慷慨,“我还可以以市场价提供给你种子,希望我们的合作能长久。”

    “好。”陆询也就不再争执了。

    日后他拿着阿暖的药材开拓出了市场,还可以给阿暖分红。

    冷飞暖在自家地边种过线茶,也在地堰边上种过金银花,还在山上种过灰宝宝,以及黄芩黄芪丹参等等很多药材。

    此刻,便列了一张清单给陆询。

    生意这就谈成了,冷飞暖仿佛看到大把大把的钞票在向她招手。

    再回头研究一下小小的病……

    陆询说,小小现在太小了,喝中药喝不了,扎针也有点儿让人不舍得,所以,他打算每天给小小在穴位上贴艾贴并按摩十五分钟。

    再用蜂蜜蛋花汤掺少量药粉给她喝。

    冷飞暖表示,她信得过陆询的医术,陆询使用怎么样的治疗方案,她都赞成。

    傍晚。冷飞暖想做饭,陆询却说,还是出去转转,去肖伦那里吃饭吧。

    在等上餐的时候,陆询对冷飞暖道:“阿暖,每天晚上,别把两个孩子送给姜姐照顾了。如果你照顾不过来,我可以帮忙的。”

    “呃……”冷飞暖若有所思。

    “这俩孩子是人家姜艳玲的,”肖伦不打招呼的走过来,站在旁边,一身的痞气,“可不是你家阿暖的……笑死了,陆询同志,你还真以为这是阿暖的孩子?你是没结婚就当爹当的上瘾,还是说,为了阿暖,你愿意忍辱负重?”

    “肖伦!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陆询不高兴了,他一字一句,“什么忍辱负重?你这不是在跟我开玩笑,你是在侮辱我家元元和小小!你是想让我跟你拼命吗?”

    “哎哎哎,”肖伦表示怕怕,“我投降,我说错话了,我道歉还不行吗?你别用拼命俩字吓唬我……”

    “还有,”陆询落地有声,“肖伦同志,为什么你会说,两个孩子不是阿暖的呢?你好好看看小小,明明就是我家阿暖的缩小版……”

    “看有用吗?是不是亲生的,那是血缘关系决定的……”肖伦阴阳怪气,他刚才负责把山芋煮到烫手,一转眼就想甩给阿暖,“你要不信的话,你自己去问你家阿暖!”

    然后,肖伦对冷飞暖道,“阿暖,我真是太服你了!你故意把俩孩子都说成是你的,就是为了考验陆询对你的真心?现在你赢了,这么困难的事,你居然就赢了,这证明什么呢?证明这辈子,不论遇到什么事,陆询都会一心一意的对你,所以,你一定得好好珍惜啊……”

    肖伦实在是不服气,他没看出阿暖到底哪里好,居然令陆询这么用情至深。要说长的好看,这世上长的好看的女孩子多了去了……

    “肖伦!”冷飞暖却突然抬高了音量,“你真的敢保证,小小是艳玲姐亲生的?”

    她的目光带着凌厉的探究,一下子把肖伦给震住了。

    “就……就算不是,那元元,元元总归是玲玲亲生的吧?”肖伦吓得后退几步,“而且,小小不是玲玲亲生的,那也……也不是你阿暖同志的孩子……”

    “小小是我的孩子。”冷飞暖又想起了一些事来。她告诉自己,再忍耐忍耐,只要证据齐全了,她就可以把孩子带走了。

    “真是我还没有想好该怎么跟艳玲姐说……”冷飞暖想了想,“肖先生,我猜你不是个喜欢传闲话的人吧?”

    也就是说,冷飞暖不允许肖伦把今天的话告诉给姜艳玲。

    “我……我去给你们催上菜……”肖伦拔腿就走。

    他宁愿自己刚才什么都没说。然后他也要宁愿自己什么都没听到。

    为什么阿暖会这么严肃的说,小小是她的孩子呢?这肯定有蹊跷。

    他只知道,是在前些日子,小小被遗落在姜艳玲工作的医院里,后来找不到小小的亲人,姜艳玲就申请,她要领养这个孩子。

    院长知道姜艳玲一直想要个女儿,可姜艳玲的身体不好,当初结婚多年不孕,才被婆婆找借口赶出了家门。

    后来,她终于生了元元,可她那时候,婚姻已经结束了。目测是在她离婚之后,才发现自己怀孕了的。

    她是个倔强的人,愣是不肯把这件事告诉给她前夫,眼看着她前夫因心情不好而出了国。

    院长和其他医生都很同情姜艳玲,再加上也没有其他人愿意收养小小,于是就答应了,让姜艳玲带着孩子。但院长当时声明了,只要帮小小找到家人,姜艳玲同志就得把小小还回去。

    姜艳玲表面上答应,实际上,她喜欢小小喜欢的不得了,谁都不想给的。

    此刻,肖伦脚底抹油的往外走。

    走了几步,却又不死心的回头对陆询道,“陆询,我太同情你了。以后你娶个母老虎回家,你天天都可以当案板上的鱼肉……”

    “……”陆询表示,他不介意阿暖天天将他生吞活剥,只要阿暖愿意嫁给他……

    只是,元元居然不是阿暖的孩子吗?

    可是看看元元,再看看小小,这俩孩子怎么看长得都有一点点像啊!

    晚上。

    冷飞暖在陆询家里休息,陆询去了门诊。

    可是半夜的时候,冷飞暖突然做了噩梦,惊叫一声爬起来,想开灯却没摸到灯绳。

    这才想起来,这是在陆询家里,并不是自己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