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发明的吃法

陆询家里。

    电视节目在播放着,两大两小一边看电视,一边吃着爆米花和瓜子。

    爆米花和瓜子,是回家时路过供销社,两大一小一起去买来的。

    陆询和冷飞暖争着付款,那个瘸子店员在陆询的眼神示意下,笑呵呵的收了陆询的钱,不肯收冷飞暖的。

    虽然这里是公社,但也是个村子。

    村子里的供销社在今年都拍卖给了私人,村长说是残疾人优先,就低价卖给了这个瘸子青年。瘸子青年和陆询的关系很不错。

    除了爆米花和瓜子,陆询还买了其他的零食。

    冷飞暖剥了一些瓜子仁,然后把瓜子仁一口全吃进嘴里,下意识的小声嘀咕:“好香啊,可以一口吃掉好多瓜子仁,要比一颗一颗的吃爽多了……”

    然后,她就看到陆询只剥瓜子仁却不吃,而是把瓜子仁攒成了一座小山了。

    “哈哈哈,”冷飞暖笑陆询,“你也要跟我学吗?”

    “嗯。”陆询也笑,“说不定你发明的吃法确实很不错呢?”

    “爸爸,爸爸……”小小可精明了,她的小胖手来抓陆询面前的瓜子仁,“小小要次……”

    “太咸了,小小只吃两颗。”陆询把小胖手挡回,他小气的拿了两颗瓜子仁放进小小的嘴里,再拿两颗放进元元的嘴里。

    然后,他快速的剥了几颗原味瓜子仁,再在里边掺几颗五香的,在小小和元元面前各堆了一座小山。

    “这是小小的,这是元元的,”陆询非常认真,“爸爸帮助两个宝宝这么多,底下的,宝宝们要自己动动小手丰衣足食哦……”

    冷飞暖忍不住的笑:“陆询,你把话说的这么深奥,宝宝们哪里听得懂啊!”

    “时间久了就懂了。”从一开始,陆询就把给宝宝们的瓜子是用多数原味的和极少数五香的掺合了,因为五香的咸,怕齁到宝宝们。

    而阿暖和陆询,还是更喜欢吃五香的。

    看看陆询面前堆成了一堆的已经去皮的五香瓜子仁,冷飞暖瞥开视线。

    她喜欢攒起来吃,结果却总是急性子的边剥边吃掉了。

    “阿暖,”陆询竟把瓜子仁推到冷飞暖面前,“你帮我吃瓜子仁吧,我发现这样吃更咸,突然不想吃了……”

    虽然想提醒阿暖,五香瓜子仁吃多了不好,但陆询转念一想,怎么样才算是多呢?

    阿暖又不会天天吃,偶尔满足满足她的小爱好,还是不错的。

    冷飞暖:“……”

    刚才她怎么都没想到,陆询剥瓜子仁,是要留着送给她的。

    午饭的时候,陆询说他去做。

    冷飞暖却说,一起做。

    她让陆询帮忙烧火,她做了炝土豆丝,还做了辣椒饼。

    为了让辣椒饼别太辣,冷飞暖在掰开辣椒的时候,都把里边的筋给搜去了。

    辣椒饼加了鸡蛋和葱花,做的薄薄的成了金黄色,陆询看着,觉得好馋。

    他赠送给了阿暖超级崇拜的眼神:“阿暖,没想到你的手艺这么厉害啊……”

    “不,我压根儿就不会做饭,”不是冷飞暖自谦,她的手艺真的差得很,“有可能是你的火烧的好吧,不急不慢的,不容易糊。”

    实际上,是冷飞暖在空间里购买了一个隐形的不粘锅,贴在大锅上边。因为是隐形的,所以陆询只以为是在大锅里做的饭,哪里知道是在不粘锅里做的。当然陆询也并不晓得不粘锅是什么。

    这时候,突然听到外边传来了敲门声。

    陆询出去开门,把一个人给让了进来。

    “小陆啊,你爸呢?他从来都不请假,怎么今天和明天全部请假了?家里有事?”这位阿姨刚进来,就着急的问道,在她手里,还提着茄子和半斤肉。

    “宋阿姨,”陆询笑着,简短的说道,“我哥回国了,现在到了省城,小赵开车载我爸去接我哥了。”

    “哦,”宋阿姨脸上现出点忐忑的神色来,“原来你还有个大哥啊……”

    她总以为陆正国医生只有陆询这一个孩子,所以只要她和陆询的关系处好了,就不担心别的了。可现在才知道,原来陆正国还有个更有能力的大儿子,居然刚刚从国外回来。

    不过也没那么悲观,高级知识分子的思想就是很开放的,应该……不会反对老人再婚吧?

    但那些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宋阿姨就听到陆询道:“阿姨,您还没吃午饭吧?留下来一起吃?”

    然后,陆询把阿暖介绍给宋阿姨认识,并让俩宝宝喊宋阿姨“奶奶”。

    把宋阿姨给开心的,过来抱起俩宝宝,和宝宝们聊了几句。

    但再抬起头时,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好像……陆询这孩子,明明还没结婚吧?

    可这怎么,有了对象也没啥,这俩宝宝是从哪里来的?

    可别是他找了个离过婚的对象,对方还带了俩孩子……

    这样想想,也太惊悚了点吧?

    毕竟陆询这孩子这么优秀,平时那些好看的小姑娘追求他,他都不肯理人家,结果现在……

    不过这是跟她这个当长辈的也没啥关系,况且,现在婚姻自由,只要对方真的已经离了婚,谁也阻止不了人家陆询追求自己的幸福啊!

    这样想着,本来打算告辞的宋阿姨,竟鬼使神差的留了下来。

    冷飞暖见宋阿姨慈眉善目,虽然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可是毕竟从没有结过婚,所以这长辈就显得好年轻啊。

    宋阿姨想帮冷飞暖做饭,冷飞暖拒绝了,陆询也拒绝了,他说,他烧火,阿暖做饭,配合的挺好。他让阿姨帮忙看护着俩宝宝,不然在大人做事的时候,宝宝们喜欢跟着捣乱。

    宋阿姨答应了,在照顾宝宝的时候,也观察着冷飞暖做饭。

    她倒是没见过这种做法,阿暖居然把茄片切了薄片夹了肉馅,裹上土豆粉开炸。茄盒炸的金黄金黄的,一个一个的捞出来。

    “看着就觉得好吃,”宋阿姨由衷的赞叹,“没想到阿暖你的手艺这么好。”

    “阿暖说,其实她并不会做饭,”陆询在一旁自恋的,“有可能今天,是我这个火头军配合的好。”

    “噗……”宋阿姨笑喷了。

    “陆询同志,人家夸你几句,是赞美。可是你自己夸自己,就是……”冷飞暖不好意思当着长辈的面损陆询。

    “别人夸我几句是礼貌,我夸我自己是真诚啊。我相信阿暖跟我说的话,也是出于真诚,是吧?”陆询一副无辜的表情。

    冷飞暖都不晓得怎么接话了,她总不能说她不是出于真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