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那个男人是谁

说到最后,陆询气的咬牙切齿,“我一定要帮你讨回来……”

    “别,”冷飞暖赶紧道,“我都已经诉诸于法庭了。相信有关部门会依法处置,让坏人得到应有的惩罚。所以,咱们不要意气用事啦……”

    “从这些事,就能看出刘明浩的人品来。”陆询还是心里不舒服。

    “这些事,他不晓得。”冷飞暖故意不在陆询面前说刘明浩的坏话。

    “你还要护着他吗?”陆询愤愤然,“阿暖,刘明浩有这样的亲人,你别说他一无所知。如果真的一无所知,那他就是个废物。而如果有些预感却企图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那他就不是个有担当的男人。”

    所以说刘明浩不管是知道还是不知道,他都好不了哪去。

    “阿暖,不管未来还有多久,我不会再让你受一丁点委屈。”陆询很认真。

    冷飞暖低头想了想,没做出回应来。

    有些人有些事,需要让时间作证。一时半会儿,还真的没办法做出评判来。

    陆询又说他要去有关部门看一看,现在案子有什么进展了。

    冷飞暖怕陆询乱来,就说一起去一趟,正好她这几天也打算抽空过去了解了解情况。

    于是俩人就一起去了。

    工作人员让冷飞暖见一见刘明红,也好再做一些趣÷阁录。

    冷飞暖无可无不可,就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和刘明红隔着玻璃聊了聊。

    刘明红非常激动,她对着冷飞暖破口大骂。

    陆询在外边看着俩孩子,听到刘明红说难听话,就抱着孩子冲了进去,刚想发脾气,却被冷飞暖给拦住了。

    接着,工作人员厉声呵斥了刘明红几句。

    冷飞暖也不恼,只心平气和的跟刘明红谈了几句。

    陆询也对刘明红说了几句警告,就又带上俩孩子退出去,只袖手旁观了。

    “李暖!那个男人是谁?”刘明红指着陆询的背影,对着冷飞暖歇斯底里的吼。

    “他是谁,跟你没有关系。”冷飞暖淡淡的。

    “呸!你现在离开我哥,就只能找个这样的?”刘明红啐一口,“带着俩孩子的?就算长得再人模人样的又能怎样,你要去帮人家带孩子?而且还是两个?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了……”

    陆询在外边听到了,他皱了皱眉,刚想进去,冷飞暖却对他摆了摆手。

    “刘明红,”冷飞暖不冷不热的道,“我的事用不着你管。怎么,那盘录音磁带你没听到吗?不过也没事,过几天你就听到了。”

    “录音磁带?”一听到这个,刘明红的脸色立马变了,“李暖你个贱蹄子!你那天根本就没喝醉,你是故意装醉的!你就知道我底下要做什么,所以你故意录下来好让我身败名裂的!”

    “刘明红同志,现在做什么都需要证据。”冷飞暖摇摇头,“如果你有证据的话,自然会让坏人绳之以法。但是你没有证据,你今天说的话,我有理由再给你加一条罪名,那就是——诬陷。好了算了,我也不在这里对牛弹琴了,我回去了,你好自为之。”

    冷飞暖说完,转身往外就走。

    走的时候,听到工作人员说:“李暖同志,您今天来的可正巧,后天开庭,我们本打算今天下午通知您。”

    “好。”冷飞暖点头。

    听到要开庭,刘明红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趁着冷飞暖还没走,她赶紧嚷:“阿暖!我都是鬼迷心窍,才听信夏秋月的话,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原谅我好不好?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吧,好不好?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呵,”冷飞暖扭过头看刘明红,“我以前太好说话,所以天天被你跟你妈欺负,我跟你说,心一旦死了,就再也没办法活过来了。”

    “阿暖!”刘明红急了,“我知道你为什么心死了!你不就是因为我哥不跟你过日子了吗?我可以帮你劝我哥,我能让我哥跟你重新开始!阿暖,咱们私了好不好?私了吧,我赔给你钱……我赔给你所有你想要的!”

    “钱不是万能的,而且我没什么想要的。”冷飞暖扯了扯唇角,“刘明红,你已经不是普通的犯错,而是犯罪。是严重的罪,这不是用钱能解决的问题。如果反过来,我把你灌醉,再把你骗到猥琐的男人家里,毁了你的清白,你会怎样?”

    “你不是还没被孙鹏毁了清白吗?”刘明红很觉得侮辱了她的人格,但再想想,她也确实是这样对待李暖的。

    “那是我运气好,”冷飞暖挑挑眉,“只是三分之一的好运气,正好被我碰到了而已。假如……我是说假如,我被毁了清白,这世上没有一个人会同情我,反而都会落井下石的对我,这都是你想要的结果。你就是这么恶毒……”

    刘明红越听越觉得脸红,她说话都没了底气,“阿暖,我知道错了,我那都是挺信了夏秋月的挑拨!我会让我哥回头和你好好过日子,到时候,咱们气死夏秋月!好不好?”

    “我跟你哥之间已经结束了,”冷飞暖转身往外走,“我现在只想丁是丁卯是卯的算清楚。”

    “阿暖!你怎么就油盐不进呢?我知道你恨夏秋月,我帮你对付她!我让我哥以后只关心你,让他别再听夏秋月骗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也不知怎么就这么的巧,在冷飞暖离开关押室的时候,迎面就碰到了夏秋月和刘明浩。

    这俩货怎么到这里来了呢?说来话长。

    昨天,林松泽找到夏秋月,严重警告了夏秋月一通。

    而夏秋月则哭哭啼啼的对林松泽发誓,她说,刘明红陷害李暖的事,她真的没参与过,她真的一无所知。

    “李暖平时在刘明浩家里,本来就被朱娟婶子和刘明红讨厌,毕竟李暖好吃懒做,人又非常难沟通,所以朱娟和刘明红要想法子把她赶出去,也是很正常的事!”夏秋月自认为分析的有理有据,“而朱娟婶子一门心思想让我嫁到他们家,这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从来都没答应过她什么!”

    “这最好真的跟你没关系,我相信执法部门。这事要是牵扯到你,你就乖乖的去认罪认罚,别指望我能帮你!”林松泽疾言厉色。

    “表哥,为什么你要把我想的那么邪恶呢?”夏秋月一脸无辜,“我可以为了点小利益做点儿小错事,却怎么可能去害人呢?我也是女生,我自己珍惜自己的名声,哪能去毁别人的名声啊!”

    其实夏秋月心里,正忐忑得要死。

    她当时,的确盼着刘明浩和李暖赶紧离婚,她也好趁虚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