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今晚别回去了

其实去一趟省城,任凭现在的车开的慢,四个小时也可以到了。现在还不到十一点,下午四五点,就能在省城落脚了,不耽误预定旅馆,但陆正国还是想打算的周到一些。

    万一订不到合适的旅馆,他就和陆飞还有小赵,在车里凑合一夜。

    “你们在路上要注意安全。”陆询嘱咐,“开车不要太快。”

    “我知道了,还有,陆兄弟,”小赵临走前又道,“今儿个,陆医生买了一台电视机,放在小客厅里。你今晚,别去门诊了,就在家里看电视吧。”

    陆询隔三差五的就要在门诊那里休息,因为他隔三差五的要清点药材库存。

    “居然这么快就买回来了。”陆询心里不说不感动。

    他知道,老爸自己不怎么喜欢这些现代化产品,只是为了买给他看的。

    毕竟年轻人要和社会接轨,有很多信息必须得去接触。也就是说,陆正国自己可以保守可以闭塞,但他还是希望给陆询提供更好的物质基础的。

    “是啊,”小赵已经笑着上了车,“陆兄弟,明天见。明天陆大哥就回来了,你们兄弟俩好多年不见了。”

    其实听说陆大哥要回来,小赵比陆询还要开心。

    陆询整天没心没肺的,陆医生这么多年一直惦记陆飞,结果陆询从没有惦记过。

    “另外,”小赵又对着冷飞暖啰嗦起来,“阿暖同志,你明天还过来玩儿吧。陆医生和陆大哥都会非常欢迎你。”

    “你还是快点走吧。”陆询把小赵往车上推,“不准告诉给我爸和我哥,我带了阿暖过来。甚至,阿暖的名字,提都不要提。”

    “咋这样啊?”小赵撇撇嘴,“陆兄弟,上次你不让我提,是说,不知道阿暖能不能接受你,可现在,人不是被你领回家来了吗?”

    “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就照听照做,少说废话,赶紧走吧。”陆询懒得继续磨嘴皮,就强势赶人。

    “……好吧,”小赵无奈,“我管着我自己,任何时候都不能说漏了嘴。这总行吧?”

    然后,小赵就开车离开了。

    人走了,陆询突然就兴奋起来。

    “阿暖,要不然,今晚,你留在我这里吧。”想一想,这样说太唐突,赶紧换了一种说法,“我的意思是,你可不可以帮我点忙,今晚留在我这里帮我看门。我去门诊里看门……”

    “两边……都需要……看门?”冷飞暖眨了眨眼睛。

    “是啊,”陆询半真半假,“家里放了些古画之类的,平时我爸怕遭窃,晚上从不出去。现在家里又多了一台电视机,晚上也是需要守门的。而我的门诊那里,药材挺多的,我大多在那边看护。”

    其实药材根本不用看护,门诊那边的建筑很高,是两层的,外边锁上大门之后,那么高的建筑,普通人根本爬不上去。

    “哦。”冷飞暖无可无不可。

    在陆询这里,也一样能弄到做果冻的原料,这个季节,买水果还是很便宜的。

    就算冷飞暖在家使用的自家地里种的水果,可也没多少的,这两天用得差不多了,底下也是需要购买的。

    陆询没想到阿暖会这么容易就答应留下来,他又狠狠开心了一把。

    “今晚咱们一起看电视吧,”陆询又道,“我晚一点再回去门诊那里。”

    “嗯。”

    “等下午的时候,”陆询细心的安排,“我托人去捎个信给大哥大嫂,就说你今晚不回去了,让他们别担心你。你放心,他们很信得过我。”

    冷飞暖在心里嘀咕,“他们自然信得过你……”

    别看他们只见过陆询两回,却已经打算了好多了。最离谱的打算就是,想让陆询当他们妹夫呢。而且还喜欢在冷飞暖面前说出来,真的太让人无语了。

    “妈妈,”小小探头,拉冷飞暖一下,她还在陆询怀里,拉冷飞暖的时候,陆询怕她闪了腰,赶紧靠近冷飞暖一下,“妈妈,那里有……有红红小铃铛……”

    冷飞暖顺着小小的手指看过去。

    哪里是什么红红小铃铛,小小说的,是红红的枸杞子。

    然后,冷飞暖还看到了其他的药材,种了满园子。有的开了花有的结了果,长得真叫一个旺盛。

    “陆询,你门口居然有这么大的菜……药园子?”冷飞暖吃惊的问。

    “是啊,”陆询也看看他的杰作,“前边的大片荒草地之前是凹陷的,往前走有一条小河。我把荒草地和小河都买下来了。荒草地填成了菜园子,前边的小河两旁种了柳树,夏天风景可好了。”

    “真不错……”冷飞暖感慨。

    “真不错。”小小糯糯的学话,学的一本正经,真像个小大人。

    “红红小铃铛能次吗?”元元就认得吃,他吧嗒吧嗒嘴。

    “能吃。”陆询很认真回答小孩子的话。

    “爸爸真好……”一听到能吃,元元立马开心的笑起来。

    “……”冷飞暖一脸黑线。

    这俩孩子,这么快就习惯了喊陆询爸爸了。

    自己到底要不要告诉给陆询,其实小小是她的闺女,元元是人家姜艳玲的孩子。这要让姜艳玲听到元元被陆询给收买了,还不知道要气成什么样子呢!

    冷飞暖举目远眺。

    站在这个位置看不到前面的小河,但是入眼之处,除了陆询的药材园子就是别人家的大片大片菜园子。

    前边,还有荒草斜坡,反正在陆询家的前边,就没有住户了。

    后边倒是有两排人家,再后边,是泥沙路。泥沙路的后边,就又是人家。

    陆询住的地方挺不错的,只是隔着村头大道稍微有点远。但有利有弊,这里是村子里最好最宽敞的地方了。

    “阿暖,你要是喜欢吃水果,以后我把别人家的菜园子也都承包下来,种很多果树。”陆询一边试探,一边观察着冷飞暖的表情。

    “嗯。”冷飞暖不置可否,但又想想,还是忍不住说了想说的,“承包田地,扩大栽种药材的范围也不错啊。”

    陆询笑的很傻:“成。你说种什么咱就种什么。到时候我找人帮忙做,一定不会让你累着……”

    冷飞暖:“……”

    怎么觉得,这聊天的基点越来越不对呢?

    “阿暖,我今天……看电视新闻了。”陆询又把话题换了,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表情凝重。

    “然后呢?”冷飞暖的眸子晶晶亮的望过来。

    “然后……”陆询思量着,“看到刘明浩的妹妹,和你们村里的地痞无赖狼狈为奸,一起陷害你……他们就该被千刀万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