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现代化训练

邪月阁上上下下以全部被慕浅月整顿,按照二十四世纪部队的训练方法强化着整个邪月阁,并且将各种枪支弹药传授下去,并且根据特长学习不同的武器。

    不仅是邪月阁整体实力的提升,还有各类情报网均已加强管理,对讲机现在已经是人手必备的装备,并且将原本的飞鸽传书该换成了密报,就是截了又如何,除非你是邪月阁的人不然根本看不懂。

    煞天的那些商铺,酒楼,钱庄,全部扩大规模,并且加以创新,现代的商业手段的这里运用的完全是风生水起,什么酒吧迪厅,咖啡厅火锅店,各种活动优惠,饥饿营销完全不在话下!

    当然邪月阁的老本行也不会忘记,但秉性着“三不杀”的原则,绝不会伤及无辜,并且暗杀组一个个配备二十四世纪最精良的装备,战力完全可以陨灭任何一个国家!

    慕浅月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怀里抱着小金靠着浴天,一下一下的摸着小金的绒毛。

    实力,才是立的根本。只有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在这个世界上才有话语权,才能保护好自己想保护的人,保护自己想珍视的人,不让他们受伤,不让他们难过。

    “嗯,继续训练,多培养几个狙击手,情报网继续保持联系,钱庄跟酒楼配合行动,这两个地方都是消息最发达的地方,暗杀组尽快习惯新装备,以备不时之需。”慕浅月揉了揉小金肉乎乎的小脸,继续说道。

    “是。”四人纷纷行礼,随即再次消失在黑夜之中。

    慕浅月抱着小金,坐在了浴天背上,之前她不让钰儿骑浴天是因为浴天之前的伤口还没长好,会容易将伤口扯开,现在浴天的伤口早已愈合,配合着她的特效药不仅完好如初,还将之前生小金时留下的后遗症也完全治好,整只虎可以说是虎虎生威。

    浴天驮着慕浅月避开了巡逻的士兵,回到了营帐里。

    夜晚,慕浅月的枕边睡着小金,床下的软垫睡着浴天。

    一大早春竹端着洗脸水进来的时候,在看到浴天的那一秒瞬间吓了一跳,倒不是害怕,将军府的时候她就见过浴天了,当时的确是吓了一跳,不过浴天在将军府很是温和,不咬人也不吼人慢慢的大家也都很喜欢浴天,现在看到浴天在这里还是很惊讶,小姐不是只带了小金来了吗?

    浴天在看到进来的人是春竹后,转了个方向又继续睡了过去。

    春竹放下脸盆,将床上的床幔扶了起来轻轻扎好,让阳光照进床铺。

    往里一看,床上早已没了温度,空无一人,看见房间里的人早就起来了。

    春竹正准备出去找人,此时就见慕浅月甩着胳膊走了进来,额头上蒙着一头薄薄的汗水,衣衫也清晨的露水弄得有些潮湿。

    “小姐,你怎么起的一天比一天早啊,我想叫你都叫不了。”春竹有些委屈巴巴的说道。

    “这里早上空气不错,比城里好些,还有鸟叫声,自然起得早。”慕浅月接过春竹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道。

    这里远离盛京,又靠近大凉山空气很是清新,忍不住的去晨跑了几圈。

    校场内,众人目光聚集在看台上的白色身影,这就是他们的新任教官——安平郡主!

    “接下来,我会对大家进行为期一个月的魔鬼月训练,能坚持就坚持下去,坚持不了的咬着牙也得给我坚持下去!”她要将整个西北军打造成一把锋利的尖刀,保证做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如此周边四国谁敢来犯!

    这一个月西北军可以说是过的苦不堪言,他们算是见识到了慕浅月的厉害,这位郡主不但性情冷淡,而且说一不二,他们这一个月过的可以说是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

    在所有的地方都安装的警铃,只要一响无论是在做什么事都得放下手头上所有的事,立马跑来集合,只要有一个人没在三分钟内道到,那就是集体受罚。

    睡觉响,吃饭响,有时候厕所上一半也响,这一个月可以说是说有人的精神都时刻紧绷着,不敢放松。

    白天滚泥潭,负重跑,障碍跑,负重环山跑,一个个大老爷们累到的是一个接一个,一个掉队全连受罚,如果单是这样大家还不至于苦不堪言。

    最重要的就是精神攻击,不慕浅月跟着他们一起训练,就连春竹,慕萧,钰儿都一起训练,他们练多少,她们也练多少一点不比他们少,有时间他们休息了,她们还在练。

    就看见慕瑾钰一个奶娃娃背着一个比他还大的包裹负重跑,众人瞬间感觉自己弱爆了。

    有时候浴天带着小金也围观着他们的训练,刚开始大家还都挺怕浴天的,但是相处久了,大家还都挺喜欢浴天的,而小金是一来军营便是团宠,吃的零食那是没少喂。

    晚上众人背着负重包筋疲力尽的走到校场,瞬间倒了一片片,都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这些天大家都习惯的差不多了,每天早上早起五公里是标配,一天天训练下来体质都有了明显的提升。

    今晚是这些天最累的一次,负重绕山跑,跑了整整一整天,一直跑到天黑才跑完,累到已经不行了。

    慕浅月清了清嗓子,将小型扩音器夹在了衣衫上,看着一个个横七扭八躺在校场上的士兵淡淡开口道,“恭喜你们,成功度过了魔鬼月!”

    这话一说完全场一片哗然!

    “我们成功了!我们成功了!”

    “啊啊啊啊啊啊!!!我过了!”

    “魔鬼月,我不怕你!”

    “终于成功了!”

    “太好了,终于过去了!”

    一旁的君冥邪看着台上的慕浅月淡淡的笑了笑,这一个月虽然他们都在同一个军营,每顿饭也都是一起吃的,但是他都没时间跟他家卿卿好好说话。

    这一个月整个西北军的实力他是有目共睹的,他家卿卿是一项不少的全程陪伴,都没有时间跟他说说话,聊聊天,搞的他跟一个孤家寡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