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216章 大战之际(6)

许通泉刚讲完,小顽童爷爷手一挥,只听“啪”的一声,茶杯砸在了地上。

    只见地面上的杯子碎成了几片,还冒着热气的茶水,也洒了一地。

    见状,许通泉不敢怒也不敢撕破脸。

    目前的状况,他还看不明白谁占上风,所以尽可能的不得罪任何人。

    他向来能屈能伸,所以即便小顽童爷爷当着大家的面,一点不给他面子,许通泉依旧笑脸相对。

    “二哥,你看你,真的不至于,要不我再给你倒杯茶吧?”

    见小顽童爷爷没反应,许通泉笑着又沏了一杯茶,随即将茶杯推到了他的跟前。

    “二哥,你要心里不爽,就接着砸。”

    只要你能消气,砸多少个都可以,反正这里有的是茶杯。

    不过二哥,我是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气?

    说一句不好听的,你并非罗夫斯家族族内之人,你和许明也没有血缘关系。

    要不是你为罗夫斯家族做出过卓越贡献,家族怎么可能,会让你一个外姓人参与家族内事?

    大家敬重,但你却有些倚老卖老了。

    我说一句客观的话,你其实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为什么呢?

    原因有两个。

    其一,你的任务是守护整个家族,而不是许明他一个人。

    如果你不能够公正客观的看待问题,你只倾向于私人感情。

    用自己家族二长老的身份,公然和大家对着干,我想在座的谁都不会服气。

    就算最后事态平息了,也会继续暗流涌动,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至于第二个原因,那就更简单了。

    许明他杀害了茂丰大哥的长孙许璈,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就算许明他是家族族长继承人,也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杀人偿命,自古不变。

    我们大家都是看着许明长大的,而且除了你,我们这些人谁没跟许明有血缘关系?

    我们这些做爷爷的,怎么可能忍心想置他于死地啊!

    “但家族的规矩摆在这里,谁也不可能改变,更何况是你一个外姓人呢?”

    小顽童爷爷仰脸白了许通泉一眼,他这一次没有砸杯子,只是轻轻将杯子推到了一边。

    随即冷笑一声,直言不讳道:“说完了是吧?”

    你特.么废话是真多!

    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勇气,敢这么跟我讲话,你有资格跟我说这些吗?

    还说什么你们都是许明的爷爷,都和他有血缘关系,就我没有。

    你们这群老不死的,还特.么知道许明跟你们是亲人啊!?

    我看你们早就忘了吧,你们心里哪里还有什么亲情!

    你们不仅忘了许明是你们的孙儿,你们还忘了许明是罗夫斯家族族长的继承人!

    不然许璈敢杀他吗,难道不是你们在座的某些人指使的?

    既然敢做出这种事情,有必要遮遮掩掩吗?

    怎么,有演戏的瘾啊?

    那还做什么长老,不如去做演员吧!

    我看你们都挺能演的呀,有这个必要吗,谁看不明白是怎么着?

    “都到这一步了,还维持着和和气气的样子有啥意思?”

    小顽童爷爷的一席话,怼的许通泉哑口无言,就在这个时候,许茂丰缓缓睁开了眼睛。

    只见许茂丰直勾勾的注视着小顽童爷爷。

    末了,声音极度冷漠:“既然二弟话都讲到这个份上了。”

    那也确实没必要营造一团和气的假象了。

    老.二你要管,我也不说什么,但我孙子许璈没了,是我亲眼所见许明害了他。

    纵然许明他是家族族长继承人,我许茂丰也必须要一个说法!

    我的孙儿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罪魁祸首必须得付出代价!

    这也是我今天这么早来的目的。

    “我不管许明什么时候到这里,只要最后能受到应有的惩罚,一切都好说,不然……”

    许茂丰没把话讲完,不过在场的人都明白他的意思,小顽童爷爷自然心里也清楚。

    这让小顽童爷爷有些担忧,毕竟许茂丰真的不是吃素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许明当着许茂丰的面,将他长孙给杀害了。

    尽管是隔着屏幕做的事情,但许明的这一步,直接将许茂丰的威严给踩在了脚下。

    要知道,许茂丰如今是罗夫斯家族排名第一的长老,他的地位几乎可以跟许正天这个家族族长平起平坐了。

    他跟许正天差不多,亲情对他来讲没那么重要,甚至长孙的死,并没有对他打击多少。

    许茂丰所愤恨所在乎的是,许明这个年纪轻轻的家伙,践踏了他不可一世的威严!

    可以这么说吧,要是许明不声不响的将许璈给做了,许茂丰根本就不会现在向他发难。

    死一个长孙,对于许茂丰而言,就像是死一个手下那么稀松平常。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只有杀了许明,他许茂丰的威严才能重新恢复如初。

    小顽童爷爷没有跟许茂丰硬碰硬。

    他看向了也在闭目养神的许正天,问道:“正天,你如何看这件事?”

    虎毒还不食子呢,他可是你的亲生儿子啊,你真的能亲眼看着他受苦受难!?

    “你别给老子装死,快点回答我的问题!”

    许正天睁开双目,淡然一笑:“二叔,你别老这么激动,对身体不好。”

    既然你让我谈一谈,那我就说说吧。

    之前咱们也讨论过了,那几天一直都在争吵,大家各不相让。

    我呢,作为家族的族长,又是许明的父亲,这件事我之前都没自己表态、

    现在既然二叔你提起来了,那我就表明一下我的想法。

    正如刚才十九叔所言,杀人偿命,自古不变。

    不能因为他是许正天的儿子,我就可以不顾家规,那以后家族还有什么规矩可言?

    许明他不是小孩子了,他的行为真的无法原谅,我要为家族所有人负责。

    “牺牲他一个,换来家族的安宁,难道这不好吗,不值得吗?”

    小顽童爷爷直接朝许正天啐了一口:“我呸!”

    早知你小子如此无情无义,老子当初就不应该把你养大成人!

    “真是造孽啊,养出你这么个狼心狗肺,不知好歹,一点人情味都没有的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