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215章 大战之际(5)

在许明还不知道老顽童爷爷活着的时候,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在孤军奋战。

    而得知真相后,尤其是亲眼看到了老顽童爷爷后,让许明心里再也没有了孤单的感觉。

    在这之前,他的心里一直都有一些顾忌,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敢光明正大,生怕被家族的人发现。

    现在不一样了,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谁能奈何他!?

    与他为敌,那就杀!

    接下来叶江龙又跟许明讲了很多,告诉他到了京城以后该干什么。

    许天娇站在一旁,瞅着爷俩一言一语,她原本担忧的心情,慢慢的也就消失掉了。

    老顽童爷爷依然还是足智多谋,依旧自信满满,对接下来的事情胸有成竹。

    俩人是越聊,彼此的气势就越足,特别是许明,许天娇似乎看到了他身上的光!

    气势光芒万丈,许天娇在许正天的身上都没有看到过!

    这一刻,她在许明的身上看到了!

    这才是真的王者风范,这才是上位者的气势!

    先不管双方势力有多悬殊,最起码在气势上,许明到时候可以压他们一头。

    气势上占了上风,那离成功也就不远了!

    随后叶江龙让许天娇离开了,她按照叶江龙的指示,马不停的坐飞机飞往了北美。

    许茂丰以及他的一些死党,大本营就在北美。

    之所以要去许茂丰他们的大本营,是因为叶江龙和许明这次京城之行,风险无法预料。

    无论叶江龙做了多少事情,总有一疏的可能。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但许茂丰到底做了哪些准备,叶江龙完全查不出来,派去的查的人无一例外,都消失不见了。

    相信许茂丰的势力,只会比想象的更多。

    最坏的打算,要嘛就是中了埋伏,要嘛就是活活被生擒了。

    一旦遇到这样的事情,还无法调和,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威胁许茂丰等人了。

    尽管在叶江龙眼里,许茂丰那些人都是一群冷血动物,对亲人的生死根本不在意。

    但辛辛苦苦在北美打下的产业,要是就这么付诸东流了,他们还是不忍的。

    这一招釜底抽薪,最终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连叶江龙自己心里都没底……

    这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翌日清晨不到八点,许明在叶江龙和几个顶级护卫的陪同下,坐上了飞往京城的私人直升机。

    直升机里有最先进的装备,这些是叶江龙的家底,这一次他全部给拿了出来。

    毕竟京城这一行,凶多吉少,哪怕是有了万全之策,也不能太过大意。

    罗夫斯家族,如此错综复杂的各方势力,谁的心思都不一样,完全是不可控的。

    很有可能在关键时刻,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

    这将是一场恶战,或许震惊世界,改变世界格局!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飞行,直升机终于是飞到了京城上空。

    许明透过机窗,默默的俯瞰起许久未见的京城大地。

    末了,十分的感慨。

    回家原本是一件很让人激动的事情,是一个很期待的事情。

    但他回家是为了战斗!

    也可以说,京城不是他许明的家,他的家在江州。

    那才是他真正的家,一个有温暖的家。

    等直升机落下停好了,还不见许明下来,便奔过来一群训练有素的战士。

    他们都是夜鹰派过来的团员。

    过来的只有十来个,剩下的都驻扎了起来。

    半分钟后,许明从直升机上走了下来,见到团员们意气风发的样子,自己也顿时热血沸腾起来。

    随后许明给夜鹰打了个电话,告知现在自己的情况。

    接着就跟叶江龙他们以及自己的十来个团员,展开了进一步的行动……

    一个小时后,在许正天别墅的大厅内,坐着罗夫斯家族全部重要成员,足有二十人之多。

    这其中就有许茂丰和小顽童爷爷。

    许茂丰七点就赶过来了,其他人也是在这个时间段到的。

    虽然没人知道许明到底会几点来,但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过来等。

    就算等了好几个小时,也不见许明的踪影,在场的所有人别说是发飙了,就算是吭声的都没有。

    这让小顽童爷爷有些担忧,这种情况太不正常!

    大家都不发火,很有可能是早有预谋,难不成在坐的,除了他,都达成共识了?

    就在小顽童爷爷思绪万千的时候,寂静终于是被打破了。

    讲话的是许正天,他笑嘻嘻的跟小顽童爷爷说:“二叔,我看许明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要不你先回去吧?”

    “等他回来以后,我会派人跟你讲的,你看……”

    没等许正天讲完话,小顽童爷爷便气急败坏道:“好你个许正天,你什么意思啊!?”

    就让我一个人回去是吧?

    “怎么着,除了我,都想让小明死是不是?”

    小顽童爷爷讲着,扫视了一圈,直到将目光落在许茂丰身上,才停了下来。

    然而许茂丰闭着眼,嘴里哼着小调,根本不在意小顽童爷爷刚才的吼叫。

    小顽童爷爷见状,一声冷笑,装什么装!

    要是真不在意,也不会来这么早,等这么久了。

    都是千年的狐狸,跟谁装小白.兔呢!

    “我丑话说在前面,不管你们是怎么想的,等小明回来了,谁敢为难他,我就对谁不客气!”

    小顽童爷爷直勾勾的盯着许茂丰,毫不客气的继续道:“小明确实是有错,但是某人就没错吗!?”

    如果不是某人的长孙要害小明,小明会出手吗?

    现在居然开始贼喊捉贼了,真是越老越不要脸,越老越没有底线了!

    有些人,他连家族族长继承人都敢杀,你们觉得,你们自己是安全的吗!?

    为什么非要做别人手里的棋子!?

    你们难道觉得现在的生活还不够好吗?

    非要折腾一番是闹哪样啊!?

    忘了吗,忘了之前的教训了,争来争去,除了两败俱伤,谁得到好处了?

    “你们这群人,怎么就不能长些记性啊!?”

    小顽童爷爷这一番慷慨激昂的话,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至少在场的人脸上是毫无波澜。

    不过很快倒是有一个年纪稍微轻一点的长老,笑嘻嘻的站了起来。

    随即他来到小顽童爷爷跟前。

    这个人叫许通泉,是许茂丰的狗腿子,也是一个摇摆不定的人。

    他真的一点本事都没有,但能活到现在还安然无恙,除了不要脸以外,就是很会站队。

    “二哥,你说你生这么大的气干啥呢,年纪也不小了,再气坏身子可划不来哈。”

    许通泉嬉皮笑脸的跟小顽童爷爷讲罢,拿起桌上的茶壶,给小顽童爷爷倒了一杯茶。

    “二哥呀,你喝茶,咱们慢慢等,等许明来了再说,你看可以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