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9章 本姑娘成全你

第3289章本姑娘成全你

    许仙看秦烩假惺惺的样子,心里有些作呕。

    刚才他但凡是早出手一会,用太极阴阳图裹住陆无风,这个同门师弟也不会被杀。

    不过,他身边的师弟倒是被他的演技感染,一个个都是盯着许仙满脸的怒喝,“妖人,你找死!”

    在秦烩的带领下,四个昆仑师弟一同拔剑,与许仙从四面围杀了上去。

    秦烩知道,这许仙厉害。

    他并不指望这些师弟能杀了许仙,而是想要他们从四面困住许仙,然后他从中使出杀手锏杀敌。

    这一次,他不管带了太极阴阳图回来。还带了昆仑至宝,打神砖。

    这东西只适合短距离偷袭,所以他必须找机会靠近许仙。

    四道真仙剑气,从四个方向同时卷向许仙,霸道凶猛,让虚空都一阵颤抖。

    刷,刷,刷!

    许仙的身子在空中摇摆着不断躲闪,他这漂浮的肉身看着很呆滞,但是行动起来速度却相当的快。

    剑气擦过他的身子,不断劈落在城墙上面。

    轰隆隆一声震响,飞尘四溅,城墙坍塌,被这剑气一段段轰然震了个粉碎。

    秦寿等人哪里能与仙对抗,被这剑气逼得不断躲闪,最后全部往后面逃了下去。

    昆仑四大弟子一声长喝,“剑网伏魔!”

    他们四人同时持剑在空中构成了一道金色剑网,从上面冲着许仙罩了下去。

    一弟子嘶声大喝,“妖人,看你怎么躲闪。”

    许仙见状,抬手提起一剑往空中猛的戳了上去。

    剑破苍穹,嗡的一响,虚空往上颤抖,轰然把这剑网震了个粉碎。

    四大真仙弟子被这空间波动之力一震,纷纷元神巨震,口吐闷血,往后退散了出去。

    秦烩在背后同时低喝,“就是现在。”

    他猛地出手,手里面打出了一道金光往许仙的脑袋上猛敲了上去。

    砰的一响,许仙只觉得神海震动,好像元神要被打飞出去了一样。

    他长有五十多米,好像气囊的身体嗡的一响倒在了地上。

    秦烩抬手把打神砖收回,一把长剑握在手里,与许仙狞笑着直喝,“凭你们两个杂鱼,也想占我秦家,真是自不量力。”

    他一剑斩出,剑气汹涌,从许仙的脖子上眼看着就要斩落过去。

    呼的一响,有一道青光从许仙的四周溢出,猛然挡在了剑气上面。

    剑气落入青光之中,噗的一下,好像石头落入水里,马上消失不见了踪影。

    秦烩手心被长剑一震,盯着青光吃了一惊,跟着就见一道剑气夺空而起,刷的一下从他的眼前划过。

    他浑身颤栗,太极阴阳图马上裹在了身上。

    剑气随之噗的一响,劈在了太极阴阳图上,让他逃过了一劫。

    他往后急退,裹着太极阴阳图露出了脑袋,眼见一个半大的姑娘站在许仙身边,给他嘴里塞了一颗金色的丹药。

    许仙看着她,神魂有些衰弱道,“别吃了,我这肚子还没消化完呢!”

    宋玉婵听得直乐道,“那就慢慢消化。”

    她起身看向秦烩,秦烩落地后,身边的秦城跟见鬼一样,指着宋玉婵直叫,“二弟,就是她杀了咱们家的老祖!”

    秦烩已经感觉到了宋玉婵的不凡,刚才一剑竟然让太极阴阳图都颤抖了下。

    这是圣人法宝,以前不管遇到什么攻击,这法宝都没有一丝波动。

    昆仑四大弟子一起跟着秦烩退了回去,站在他身边,盯着宋玉婵与秦烩不解道,“师兄,为何退了回来?”

    “刚才就该杀了他们啊!”

    “这小姑娘是谁?”

    “怎么不杀了她?”

    “……”

    他们眼见杀机错失,一个个脸上都是失望无比。

    秦烩与他们闷声道,“她就是斩杀我秦家老祖的人。”

    “什么?”

    四个昆仑弟子全都瞪大了眼睛,满脸不敢相信的盯在宋玉婵的身上。

    宋玉婵与他们盯着轻声嗔喝道,“放了我家师兄,饶你们不死。”

    武松身上的黄金软绳,乃是圣人之物。

    宋玉婵知道这绳子厉害,暂时没有发难。

    秦烩提剑得意轻哼,“有本事,你就来救他,在城墙上逞什么英雄?”

    他暗中把阴阳图布在了武松的身下,等着宋玉婵自投罗网。

    宋玉婵轻声笑道,“你不过是想以阴阳二气图抓我,何必用这激将法。”

    她从城墙上跳下,与他走近道,“本姑娘成全你。”

    武松盯着宋玉婵着急的直摇头,示意她不要莽撞。

    秦烩冷冷哼笑,“好,既然让你看了出来,那我就不隐瞒了。你若有胆,你便过来。只要你能过得了阴阳二气图这一关,你师兄我便放了。”

    “希望你说话算话!”

    宋玉婵青色的长裙随风招展,好像一株不沾俗世的青色莲花在人前移动。

    她的脚一步踏在了阴阳二气图上,秦烩的心都跟着往上揪起,兴奋闷吼,“小妖孽,这可是你自己找死!”

    待宋玉婵双脚踏入图中,他猛地一抖阴阳二图,想把宋玉婵裹在里面。

    可是这阴阳二气图却纹丝不动,任由他催动都没有反应。

    宋玉婵好像是踩着一片地毯轻松的在武松身边停下,把场上围观的修士全都惊得轻呼了出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秦烩惊得都闷叫了出来。

    宋玉婵淡声与他笑道,“你这阴阳二气图只能裹后天之物,怎能裹的住阴阳未分时候的混沌?”

    她的手带着青光,在黄金软绳上摸了过去。

    上面有一团圣人之气袭来,让她的手猛地弹开。

    “圣人之物,果真不可小觑。”

    宋玉婵紧起眉,本来还试着想抹掉黄金软绳上的精神烙印。

    圣人之气反噬,差点把她震伤。

    幸亏她只是试了试,没敢真的去做。

    她抬起身子,与秦烩道,“你输了,放人吧!”

    秦烩冷冷咆哮,“你做梦。”

    他说的话只是敷衍宋玉婵,怎能算数。

    一道金光打过,秦烩抛出了打神砖,想要把宋玉婵从阴阳二气图上逼走。

    她一退,秦烩便能裹了武松,用武松的性命来威胁宋玉婵。

    宋玉婵头顶的青光绽放,一朵混沌青莲当空绽放,荷花打开,把这道金光忽的吞进了里面。

    大神砖落下,一时没有了动静。

    秦烩惊得一跳,“我的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