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8章 炼魂灯

第3288章炼魂灯

    秦烩看着在空中飘来飘去的许仙,与他露出了轻蔑的笑意道,“你这是修炼的什么魔功?”

    许仙一头汗水,暗道这哪里是魔功,分明就是药吃多了。

    他把秦家老祖的流光剑祭了出来,与秦烩喝道,“秦家二公子,你也算是昆仑弟子,怎得行事如此卑劣?如此做法,不怕天下人耻笑?”

    秦烩无所谓道,“胜者王侯败者贼,这里的一切都是胜利者书写的。今天过后,没人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我秦烩赢了。”

    他的目光,紧紧盯在许仙祭出的流光剑上。

    秦成与他示意,“二弟,这是咱们老祖的流光剑!”

    秦烩心里一动,知道这佩剑的厉害,乃是老祖当年为姜子牙牵马的时候,由姜子牙亲自赐下。

    虽非圣阶,但也是太乙金仙炼器的水准。

    许仙提剑轻喝,“那就照你所说,胜者王侯败者贼。有本事的话,那就赢了我手上的这把剑再说。”

    秦烩冷冷大笑,“你拿着我家老祖的剑,也配与本公子叫板?”

    他手里的一把带着赤焰的长剑飞出,火光划破了天际,似是一道红色的匹练,咻然往玄仙的身上斩杀了过去。

    剑气袭人,赤焰的温度让下面的秦家弟子感觉脸上都是一阵刺疼。

    许仙手里的流光剑忽的一卷,同时往前面猛地一划。

    虚空卷动,前方的空间闪烁着一道镜面的光芒,嗡然将赤色剑气吞进了里面。

    秦烩猛地收剑,盯着这镜面光芒屏障,惊得一喝,“流光屏障?你竟然参悟了这把剑的妙用?”

    许仙的确是参悟了流光剑的剑意,但是靠的确实宋玉婵传下来的阴阳九剑。

    里面的有关时间和空间的剑道法则,让许仙受益匪浅。

    他融合上一世的蜀山剑法还有被囚禁在灵山参悟的佛法,在一个月内,元神很容易的突破了真仙境,连带着肉身成神。

    只是肉身吃了太岁肉后,还是涨的跟气球一样,里面的精元暂且无法全部消化。

    秦烩玄仙境的修为,即便高出一个境界,但是在许仙面前并占优势。

    要知道,许仙上一世早已破了玄仙境,已经是上仙修为。

    即便如此,还是被无生老母一指点破,只留下一片元神碎片与阿吉融合。

    秦烩本以为这个气囊人是个不堪一击的旁门左道,没曾想他的剑法竟然可以挡住自己全力一击的剑气。

    秦烩神色紧凝,与一同前来的五个昆仑弟子抱拳相求道,“还请师弟们助我一臂之力。”

    五个昆仑弟子毫不犹豫的点头,一人更是站了出来,主动请缨道,“秦师兄,杀这个旁门左道哪里用的上咱们师兄弟一起出手,凭我一人之力便可结果了他。”

    这些弟子是秦烩在昆仑山收的小弟,这些小弟都是外门弟子,对进入内门都抱着极大的希望。

    秦烩因为性格油滑,在山上颇有美名,身边也团结了不少的师兄弟。

    他与这主动请缨的师弟紧眉道,“无风师弟,这歹人实力不俗,我怎能让你一人冒险?”

    陆无风拍着身子傲然道,“师兄放心,我上次外出历练,新得了一件法宝正好用来对付这个妖人。”

    他从纳戒里摸出了一个油灯,灯柱和灯座竟然是白骨所制,上面的灯盘更是一个碗口大小的骷颅头炼化,看上去很是阴邪无比。

    陆无风自得道,“此物乃是炼魂灯,灯油用尸油加黄泉水与人的魂魄熔炼而成。因为人被活活熬炼之时,痛苦异常,怨气极大。因此,这灯油炼化好后也是阴煞无比。里面的火焰,可以焚烧人的神魂。一旦沾染人的肉身,便如同附骨之疽,让这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秦烩和其他师弟惊讶道,“这是邪门歪道的法宝啊?”

    陆无风坦然道,“不错,这是上次我们昆仑派进攻玄煞宗时,我从玄煞宗的一个密室里取出。师弟我钻研三哉,今天还是第一次施用。”

    有师弟提醒道,“陆师兄,咱们昆仑好像不允许用这种邪门的法宝啊?”

    陆无风叹气道,“师弟也知道,昆仑派外门和内门的修炼资源如同天壤之别。外门弟子,要什么没有什么,分发的法宝也都是些低阶之物,派不上什么大用场。到头来还是只有靠自己,才能飞黄腾达。管他什么邪门法宝还是正派法宝,只要能壮大自己,有什么不能用的?”

    其他师弟都被他说到了心里,一个个颓丧的垂下了头。

    秦烩在一旁出言安慰道,“各位师弟放心,你们都是我秦烩的兄弟。等解决完我家的事情,回去我就请师傅开恩,让你们进入内门修行。”

    “多谢师兄栽培。”

    五个师弟都是面露激动之色。

    陆无风更是急于表现的盯着许仙道,“这个家伙就交给我了。”

    他踏空而上,手持炼魂灯忽的到了空中,当下催动炼魂灯发出了一道幽蓝色的火焰,往城墙上在空中摇晃的许仙席卷了过去。

    这火焰不但能腐蚀人的肉身,里面的阴火更能灼烧人的神魂。

    此物阴邪,许仙一眼便有感觉,马上合手,引动佛法之力。

    一声佛诵,“阿弥陀佛!”

    他的头顶显出一道金色莲花佛法咒印,在上面把那幽蓝色的火焰全部挡住。

    金光刺眼,佛法浩大。

    纯净的莲花咒印乃是阴邪之物的克星,一经亮出,上面便引燃了一道业火,将这莲花灯发出的幽蓝火焰轰,轰,轰的焚烧了个干净。

    虚空中猛然一团火焰迸发,把陆无风搞得措手不及,随之被这火焰反噬了进去。

    他一声惨叫,急忙后退。

    但是许仙已经祭出了金蛟剪,与他化出两道蛟龙般的法相咻然剪出。

    咔嚓一声,陆无风惨叫一声,身子断成了两半。

    金蛟剪里的金元力裹住了他,让他在空中化成了一团齑粉,连带着元神都被磨了个粉碎。

    “无风师弟!”

    秦烩在后面假惺惺的急喝一声,身子化作一道光芒冲了过去。

    他手里捧着太极阴阳图,对着炼魂灯猛地一抖。

    炼魂灯被这包袱裹住,往后避开金蛟剪猛然倒退了回去。

    许仙知道他的太极阴阳图厉害,不敢用金蛟剪追他,怕他把金蛟剪也收了去。

    秦烩手里拿着炼魂灯,装模作样的一声哭嚎,“无风师弟,师兄没保护好你,师兄一定杀了这个狗贼,给你报仇雪恨!”

    他眼睛直视许仙,嘶声长喝,“妖人,我必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