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6章 心怀叵测

东洋人虽然没有回答,但是在他的脸上所表露出来的意思是显而易见的。

    胡杨不解的问道:“徐大师,难道你对这个东洋人很了解?你说的柳生清风是什么人?”

    徐峰叹了一口气,缓缓的将这段陈年往事说了出来。

    当初徐峰在上京的时候得罪了一位大佬,途中遭遇追杀,情况非常危险,眼看一家老小都将会死在那个大佬派来的杀手手中。

    就在此时,一个临时路过的东洋男子见状拔刀相助,将他们全家都救了下来。

    不但如此,这个东洋男子还保护着徐峰来到了安全的杨城才离开,临走的时候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叫柳生清风。

    柳生家族在东洋国中大名鼎鼎,东洋国的三大家族之一,柳生清风就是柳生家族中的佼佼者。

    当时徐峰要感谢他,可是柳生清风什么都不要,就飘然离去了,让徐峰好一阵的惆怅。

    他觉得自己过于狭窄了,在东洋国中也有游侠,并不都是坏人,自己得罪了救命恩人,看来以后是再也无法和对方见面了。

    让徐峰意外的是,这东洋男子在几年之后又来了,此次柳生清风和他见面要求定制一柄长刀。

    说到这里,徐峰富有深意的将目光投在了那个年轻东洋人的手中,东洋人没有吭声。

    胡杨一看就明白了,分明就是这柄长刀,原来是徐峰大师亲手打造的啊。

    长刀得到之后,柳生清风非常高兴,和徐峰畅饮,喝酒的当中醉醺醺的柳生清风夸口柳生家族中的一柄宝剑天下无敌。

    徐峰也有了几分醉意,他就将鸣月剑说了出来,告诉柳生清风鸣月剑才是世上少有的精品。

    柳生清风立即道歉,问了不少问题,徐峰就告诉了他这柄剑的来历。

    柳生清风试探着问是不是可以出售,而徐峰理所当然的进行了拒绝。

    酒醉后的第二天,徐峰惊讶的发现鸣月剑有动过的痕迹,而柳生清风也不告而别。

    徐峰立即明白了原因,原来柳生清风固然是为了让自己给他制作一柄合适的长刀,可他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想要得到鸣月剑。

    没有想到自己的恩人居然别有用心,可是自己却将他当成了好朋友看待,这让徐峰的心中很难过,心中也很气愤。

    不过事情过去之后,徐峰心中的郁气也渐渐消散了,反而为柳生清风感到担心。

    他知道柳生清风在动鸣月剑的时候,肯定遭到了戾气所伤,不管怎么说柳生清风都曾经救过自己的性命,对于自己是恩大于怨,因此他早就关心大于怨恨。

    没有想到,在这么多年之后,他又遇到了自己那位老友的儿子!而且还闹出了这样大的风波。

    听这个年轻东洋人的讲述,柳生清风竟然已经死了,这让他也不由心中内疚。

    年轻东洋人冷笑道:“你不用假惺惺的同情我父亲,我父亲本来就不是好心救你的!”

    徐峰心中一愣,不解的问道:“为什么,难道这是一个圈套?”

    年轻东洋人冷冷的说:“本来就是如此,我父亲早就在寻找鸣月剑的下落,当知道这世上真的有这样一把神奇的宝剑,他发誓一定要得到手中。你知道为什么吗,那是我父亲想要用这柄剑和我伯父争夺继承权!”

    这个年轻的东洋人名字叫柳生魂,他的父亲柳生清风是柳生家族中的二子。

    如果是在炎夏的话,那一个家族的继承人就如同古代选择储君一样,那都是选择长子,古代向来都有“废长立幼,取乱之道”的说法。

    这其中并没有什么科学的道理,就是大家都已经承认了这种选拔继承人的方法,如果破坏的话,总觉得会出现乱子,而历史上的确也有这样的先例。

    秦始皇立了二儿子胡亥为帝,天下大乱;隋文帝选次子杨广为帝,群雄并起。

    可是在东洋国,就是两回事了,东洋国虽然和炎夏的文化同源同种,但是他们向来提倡的是择优录取。

    谁的能力强,那这个继承人就是谁的,国家是如此,家族也是如此做法。

    不过作为长子,的确有些先天的条件,如果是次子或者其它儿子想要成为继承人的话,那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柳生家族就是如此,柳生魂的大伯拥有家传的宝剑,在兵器上占了便宜,所以其他人要想胜过他,就要在武功远远高出他才行。

    否则,就无法弥补双方兵器上的差距。

    柳生清风知道自己是无法做到的,他只能在武功上稍微强过自己的兄长,可如果是这样的话,最终失败的还是自己。

    他一直在国内寻找和家传宝剑一样质量的兵器,可是他没有如愿,他不死心,还是在寻找,只是将目光投向了遥远的东方炎夏。

    炎夏从来都是练兵大国,出现了很多的神匠,也有不少神器出现,比如湛卢、鱼肠剑等等。

    柳生清风相信自己只要得到一样,他就能够成为胜利者。

    他翻找了有关的书籍,最终将目光投在了徐家身上,鸣月剑!

    徐峰恍然大悟:“我说那个大佬为了一点小事就要对我下手,原来这只是一次阴谋,也就是说你父亲救我又离开,只是怕引起我的怀疑故意如此是吗?”

    柳生魂冷笑道:“那倒不是,本来他接近你之后就要对鸣月剑下手,却没有想到接到了家族的电话,说我大伯病危,所以急忙赶回。”

    当他两年后再次出现在徐峰面前的时候,情况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变化,柳家的老大因为被仇人暗算死了,而他自然而然的成为了继承人。

    本来他和徐峰没有必要再见面了,因为他之所以接近徐峰,本来就为了能够得到鸣月剑,到时候好和大哥一争高下,成为家主。

    现在他已经成为家主继承人了,得不得到鸣月剑已经没有什么关系。

    可是他就好像是中了邪一样,两年内一直都在对鸣月剑朝思暮想,希望能成为鸣月剑的主人,让鸣月剑成为柳生家族的至宝。

    所以他才会再次归来,什么都是谎言,目的就是想要掠取鸣月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