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62章

楚然的身影消失得很快,眨眼间就没了影,沈微雪轻轻眯了眯眼,不知是否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这所谓天道,也败退得太容易了些。

    不过他暂时无暇思考这个。

    楚然是灰飞烟灭了,但他折腾出来的动静久久未停歇。诛邪令被毁之后,里面沉积多年的魔气没了约束,争先恐后地翻涌出来,黑沉沉一片,迅速弥漫开来。

    伴随着腥臭难闻的味道,幻化出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浑浊影子,影影绰绰、重重叠叠,围绕在沈微雪和云暮归两人周身。

    那都是诛邪令曾吞噬过的魔物,虽现在没了躯体,伤害力大打折扣,但飘来飘去的,还是很碍眼,也污染着整个秘境。

    如果不除掉,任由它们在秘境里汲取灵泉的灵气,假以时日,必会重新修成大害。

    云暮归提剑,转瞬间斩杀了十几只,沈微雪也跟着加入。

    那些个魔物影子其实很馋他们俩身上的灵气,尤其馋沈微雪,沈微雪天生灵骨所流露出来的清冽纯粹的气息,对它们而言诱惑十足。

    不过它们也很害怕浮白和沉乌,蠢蠢欲动了许久,试探着冲上来,堪堪要碰到两柄长剑,又忙不迭慌慌张张地缩回去,不敢妄为。

    不过沈微雪和云暮归没给它们机会退缩。

    剑招快如闪电,剑气如刃,刷刷刷地削过一片黑影。

    那些黑影甚至没碍着剑刃,就纷纷消亡于剑气之中,只留下凄厉惨叫声此起彼伏,听着还挺渗人的。

    短短半刻钟,最后一只魔物幻影也被除去。

    沈微雪轻舒了口气,与云暮归对望了一眼,露出了浅淡的笑意,正要回身看看郁锦和海神如何了,一转头,却没见着人,只望见了一片迷蒙白雾。

    这白雾似曾相识。

    初时只有淡淡一层,不过眨眼间就滚成了浓重一片,很快缠上了沈微雪的衣袂。

    沈微雪感受到熟悉的灵气,微微一愣。

    这仿佛是……千秋峰太清池的灵气。

    冷寒刺骨,洌洌如冰,他在太清池里待过无数回,不会认错。

    云暮归显然也意识到了,于是他也没动,只默默往沈微雪身边走了一步,与沈微雪一起暗自防备着,任由浓雾将他们彻底吞没。

    果不其然,浓雾之后,是千秋峰太清池的景象。

    寒气在池面上氤氲飘动,隐约可见水里浮冰碎雪,还朦朦胧胧地倒映着一个修长的人影。

    沈微雪缓缓抬眸,与池边提剑而立的玄衣人对上了眼。

    玄衣人面容和云暮归一模一样,手里提着的剑是长剑浮白,这一幕与前世被一剑穿心的情景重合上了。

    沈微雪呼吸有些紧,他目光渐渐冷了下来,凝视着玄衣人,一寸寸扫过玄衣人的面容。

    ……是和云暮归长着一模一样的脸,不过却一点儿鲜活气息都没有。一双墨瞳幽沉无澜,不带任何感情地望过来,甚至称得上有一点木讷和空洞。

    小白团在袖子里滚来滚去,扯动着他袖子摇摇晃晃的。

    丝丝缕缕地感应传递过来,沈微雪视线缓缓下移,挪到了玄衣人手中长剑上,那儿空荡荡的,没有剑坠。

    剑坠……被弄丢了。

    这个念头莫名浮现,下一瞬小白团忽在袖子里吱呀一声,沈微雪一个失神,那曾被藏起来的记忆倏然变得清晰无比。

    他终于想起来了——

    这应当是前世最后一段记忆。

    他穿书后一路篡改剧情,初时天道并没有意识到什么,等天道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他已经和小徒弟在一起了,云暮归没暴露半妖身份,也没入魔,这一切和原书剧情背道而驰。

    天道震怒之下,仓促间捏造了一个替身,趁他和云暮归在外出途中短暂的分别时,试图杀掉他……那才是楚然的第一次出现。

    楚然虽是天道替身,但光凭他并打不过沈微雪,反而被摁着揍了一顿,很是凄惨。

    本是大好局势,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

    打斗中,沈微雪的剑坠被划断了,不知落到了何处。

    那是小徒弟送他的,说是定情信物都不为过,沈微雪莫名其妙被人喊打喊杀时没畏惧过,发现剑坠丢失后却是变了脸色,当机立断丢下楚然去找剑坠。

    他不知道会有天道这么离奇的存在,也没太把楚然当一回事,更没料到楚然见始终动不了他,会去强行借天道力量算计他,将他逼到绝境,甚至不惜伪装成云暮归的模样来杀他,想让他误会。

    那时候沈微雪虽一眼看破了楚然的伪装,但因为受了算计灵脉紊乱灵气逆行,难以抵抗,无奈之下硬抗了一剑,长剑刚刚穿破胸膛,云暮归感应到了什么,赶过来了。

    云暮归见心上人受伤,心神巨震,不顾沈微雪言语阻拦,毫不犹豫地闯进了楚然借天道力量、专门为他布下的局。

    这个局没法伤害云暮归,却能影响他。

    无数半真半假的幻象铺天盖地而来,不由分说地吞没了云暮归,开始强行加塞到云暮归的记忆里。

    沈微雪受着重伤,一时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云暮归陷在重重叠叠的幻象里无法脱身……那些幻象都是原书的剧情,分毫不差,及至最后一幕,沈微雪看见了“微雪仙君”,一剑穿过了“云暮归”的胸膛。

    鲜血淋漓,伤痛至极。

    沈微雪只觉胸腔里一片发凉,也不知是因为剑伤,还是因为那些荒谬的画面。

    他艰难地转头,瞧见楚然在引动天地灵力,四周景象飞快变换,迅速恢复到打斗前的场景,隐约猜测到了楚然的来历和意图。

    楚然在回溯光阴。

    楚然想扭转这被他带偏离的一切。

    感受到胸腔上的剑伤也在渐渐复原,但痛感却没消散,沈微雪一咬牙,在混乱至极的最后一刻,强行分离出了一缕意识,将自我记忆封存其中,藏在了长剑浮白里,并让剑灵一并沉睡护着。

    随后他探手入怀里,摸出了一件灵器。

    那是他刚捡到的玲珑盘——传言能于死局中破开生路的上古灵器玲珑盘。

    沈微雪摩挲着罗盘底部怪异复杂的刻字,忍着使人想要昏厥的痛感,将体内最后一丝灵力渡入其中。

    在四周近乎扭曲的场景里,古朴神秘的罗盘,缓缓浮现了一枚指针。

    ……

    记忆里种种场景一一掠过,如走马观花。

    胸腔里隐隐约约有些疼,沈微雪从记忆里脱身回神,忍不住抬手,捂了捂胸口,胸膛好好的,没有受伤。

    眼前这太清池和玄衣人,都只是楚然残的记忆片段化成的假象。

    沈微雪正要提剑将面前那个一动不动的假云暮归击散,身旁人忽然涌动起极为可怖的气息,他下意识偏头。

    只见云暮归目光有片刻涣散,旋即瞳色转换成冷冽的冰蓝色,像是看到了什么画面,眼底闪过痛彻的怒色。

    云暮归多半也是恢复记忆了。

    沈微雪冒出这个念头,他牵住云暮归的手,刚要说那些都是假的,别在意,云暮归反手扣住他的手,另一只手陡然提剑!

    带着极致怒意与恨意的剑意以无可抵挡地气势将玄衣人劈裂两半,连带着它身后的太清池也被一分为二——还不止如此,沈微雪只听见无数破碎龟裂声响起,幻象之外,整个秘境也被这道承载着许多的剑意劈开了一道口子!

    方才云暮归去准备破秘境的布置受他召应,动荡起来,海水冲荡激涌,惊动了各种海底生物,慌乱地游来游去。

    而云暮归恍若不觉,他一剑既出后,反手收剑,随意插在身侧,然后便一把捂住了胸口。

    握着沈微雪的手陡然用力起来,沈微雪觉出痛意,偏头。

    他看着云暮归额头一瞬间沁出冷汗,脸上神色隐忍而痛苦,意识到什么,当即也用力地回握回去,一边小声唤着阿归,一边将灵力渡过去。

    云暮归虽慢却坚定地从胸腔里抓出了一团黑气。

    那黑气十分惊慌,在他手里疯狂扭动,散溢出无数细长的丝丝缕缕,似乎还想继续往云暮归体内钻,然而被云暮归毫不留情的,都一并扯了出来。

    扯出来的瞬间,云暮归压制不住地溢出一声痛极的喘息。

    那是前世里被天道和楚然强行加塞的虚假记忆。

    那些无端离奇的场景和莫名奇妙的恨意,所有痛苦的根源,都在这一刻,被尽数拔除。

    云暮归偏头连连吐出几口乌黑的血,将那黑气碾碎于指间,随后像是松了口气,转过身来,一把抱住了沈微雪。

    云暮归抱得很紧,说是抱,不如说是勒,沈微雪觉得腰都要被他勒折了。

    不过他没吭声,感受到急促又滚烫的气息落在颈脖处,他垂了垂眸,长睫轻轻颤了颤,咽下一声叹息,默默地回抱了过去。

    “没事了阿归,都过去了。我们都好好的……”

    他低声道,纵容地任由这只彷徨无措、在寻求真实感的披着人皮的大狼崽,一口咬住了他的脖子,使劲儿的咬。

    大约是尝到了沈微雪的味道。

    云暮归总算是慢慢冷静下来了。

    四周灵气勃发,卷起无数漩涡,将海底搅乱成一片,最终凝聚成一道巨大的漩涡,如来时一般,再次将他们卷入其中,飞快地送出了秘境,并决定以后再也不随便卷人了。

    海潮声一下子变得很遥远,新鲜空气扑面而来,不同于海底靠术法撑出来的、稍显沉闷的空气。

    阳光洒落下来,沈微雪眨了眨眼,发现两人已经离开了幻境,拍了拍云暮归的后背,挣扎了一下。

    云暮归定了定神,抬起头来,略略松了手,让沈微雪得以转身,但并没有收回手。

    沈微雪抬眸见他神色还算可以,抬手替他擦掉了唇边沾着的血迹,一边摸着脖子上深深的牙印,一边亲昵地抱怨道:“又咬又抱的。我腰都快被你弄……”

    他转身,话音戛然而止,尔后和捧着一块琉璃碎片的郁锦、飘在郁锦身边的海神虚影面面相对。

    半晌后沈微雪牵了牵唇角,亲昵随意的神色收敛了个干净,露出了一个疏远有礼的笑容:“劳烦一下,非礼勿视。”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二更。

    坑填完了,该谈几天恋爱摸摸毛绒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