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槐花

“七零反派仇家女[穿书]net”

    刘梦雨稳住心神,一再提醒自己不要慌。

    自己都能穿书,还不允许人家重生了

    只是这种穿书到中途,才知道男一号重生的事,还是第一次遇到。

    也不知道王雪兰知不知道。

    连忙点头,表示自己听进去了他的话,又装作慌乱道“你说的我云里雾里的,谢谢你告诉我这些,那你给她说了吗?”

    说完拿眼神示意王雪兰,王雪兰正巧看到她朝自己眨眼睛,还翻了个白眼。

    冯明辉压住眼底的波澜,摇摇头,“没有,有些事一下子给你说不清楚,总之你记住我的话。她在等我,过几天我找你细说。”

    刘梦雨点点头,好奇心大起,忍不住搓搓手,笑着说“好,我等你找我,别等太久哈”

    她眼里光彩奇异,连王雪兰都觉察到不对劲,还以为她看上了冯明辉,气得不停朝她放眼刀子。

    冯明辉看她这种好奇样,也笑了,“好,不会很久的”

    他的笑落在王雪兰眼里,更是多了一层意思,气得她直接就按耐不住了,在后面喊道“明辉,说完了吗?”

    他们走后,刘梦雨想来想去,也想不起来原书中王雪兰最后是怎么伤害了冯明辉,也许那是结束之后的事情,也许,也未可知。

    总之,故事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本来就不记得中间的情节,现在倒好,有了一个预知后事的。

    她决定要隐藏好自己的身份,不能被他看出来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既然故事有了改变,那她就踏踏实实往下走吧。

    开完会后,她算是知道了,说好的让三队长写一万字检讨的,结果因为修路的事情,村里安排他一堆事情,检讨的事就放一边了,槐花除了出事当天被训了一顿外,没有任何惩罚。

    她反而气盛起来。

    一天后,村子里又开始流传她的言论。

    完整言论还是林多嘴带来的,说什么要不是因为她槐花,刘梦雨跟宋天和还结不了亲,人家宋天和那么优秀,喜欢他的女人多得是,要不是因为刘梦雨倒贴,提前用身子勾搭宋天和,闹的人尽皆知,队长为人忠厚,才忍下这口气成全他们。

    这一切都是她的功劳,说刘梦雨没有良心,不仅不感谢她,还蛊惑村长惩罚她男人,一万字检讨那是人干的事情吗

    总之,不仅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还把屎盆子全部扣在了刘梦雨头上。

    刘梦雨听林多嘴说完之后气坏了,本来还打算看在三队长的面子上不跟她计较,现在倒好,竟然得寸进尺。

    这怎么可以忍

    想来想去,最后让二丫去找宋天和,准备跟他商量一下怎么报复比较好,结果宋天和不在家,也不知道去哪里了,便打算第二天去找他。

    结果当天夜里就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吃完晚饭,槐花收拾好锅碗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肚子疼想上大号,本来可以端着煤油灯去的,又嫌浪费煤油,便摸黑去了茅厕。

    当时的农村,大部分都是旱厕,一米多直径一米多深的粪缸,埋在下面,上面靠边上搭两块木板蹲着解决问题。

    槐花家的旱厕都快蓄满了,准备过几天掏粪浇田的。

    她摸黑蹲下来,闻着味道心里还沾沾自喜,这些粪浇到自留地里,自己家的菜肯定是村里长得最好的。

    上到一半,隐约听到茅厕外面有细小的声音,也没当回事,结果过了几秒,就听见闷通通的几声响,似乎有东西炸开了,溅了她一身,头上脸上都是。

    吓的她把屎都憋回去了,就这样还不忘用手在脸上一点凑到鼻子下闻,刚一靠近,瞬间杀猪般叫了起来,脚下不稳,扑通一声掉入了粪缸中。

    此处太过于恶心,省略无数字,请自行脑补。

    当她男人和孩子把她从里面拉上来的时候,她哭的比杀猪还恐怖。

    “哪个杀千刀的,这么耍老娘”

    三队长和两个儿子捏着鼻子,直接将她扔门口的水潭里,让她好好洗洗。

    也不知道是谁放出去的消息,旁边邻居都跑出来看,听她边洗边骂。

    “娘的,嘴里都有屎,恶心死人了,要让我知道是谁干的缺德事,我把屎喷他家锅里,真是杀千刀的”

    “肯定是你乱造谣言,满嘴喷粪,才得此报应”

    黑暗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句,众人恍然大悟。

    “是啊,我刚才就在院子里乘凉,没看见你家有人去啊”

    “还别说,老天爷真的是看在眼里的,肯定是老天爷干的”

    “去年咱们老田家的老奶奶被鬼上身的事情你们还记得不……”

    槐花平常就爱说人坏话,更是仗着自己男人是队长,在左邻右舍坏事没少做,坏话没少说。这次一遇到她出事,大家就借着鬼话开始猛泼冷水。

    说话声不大不小,全部落入了她耳朵里。

    她男人跟孩子听到更是气个半死,等她洗好回家,又被男人收拾了一顿,被打的鼻青眼肿,鬼哭狼嚎,声音传的老远。

    经此一事,她着实老实了很久。

    这件事在全村传开,关于刘梦雨的流言没人敢再说,大家心里差不多都有数,生怕这种事情落到自己头上。

    刘梦雨听到槐花掉进粪缸的事情后,追着林多嘴问了个仔细,林多嘴就跟亲眼所见一样,详细的连槐花头上爬了几个蛆都说的明明白白。

    她听的拍手称快,也听的恶心想吐。

    晚饭后,宋天和来找她说挖坑的事情,她笑嘻嘻的问他,“她的事你知道吗?本来还打算找你商量怎么收拾她的,现在不必了,我都有点同情她了,这老天爷够厉害,报复的有点惨”

    宋天和一脸神秘的微笑,点点头,“是有点惨对她这种人,惨一点她才能长记性”

    刘梦雨胃里又开始翻滚,忍着恶心说“要是那粪缸再深一点就危险了,弄不好会出人命。”

    “不会的,我心里有数”

    “嗯。”刘梦雨瞪大眼睛,“你说什么?难道是你做的?”

    他微微点头,笑的有些妖孽,“对呀,我就是你口里那个老天爷。”

    刘梦雨猛地后退一步,指着他,“真有你的你这……”太过分了,这种人骂她几句,或者让她掉水里都行,让人家掉粪缸里,实在有些一言难尽。

    果然他腹黑的一面让人细思极恐。

    自己都做不到他这种程度,也就是嘴上厉害点,喜欢怼人。

    借着朦胧的夜色,看到他眸子发亮,嘴角微微上扬,他的声音落在她耳里,风轻云淡。

    “我就是这样,如果有人欺负到我在乎的人,我会以十倍奉还。对她算是客气了跟她毁你名声比起来,这样做不算什么。”

    他在乎的人

    刘梦雨第一反应是他在乎自己,心口一烫,紧接着就有点担心。

    这还不算什么

    他如此睚眦必报,以后自己要是不小心得罪了他,该怎么办

    联想到槐花的事情,赶紧调整表情,笑着靠近他一点,让自己更乖巧可爱一点,小声说“谢谢你你真好可是……”

    小心翼翼低下头,拖延着语气,等他反应。

    果然,他靠近两步,四下看看,将她轻轻往怀里一带,语气宠溺,“可是什么?”

    刘梦雨眨巴眨巴眼睛,让自己眼神更柔弱一些,可怜巴巴道“要是我以后得罪你了,你会不会也如此对我?”

    得提前给自己争取个护身符,毕竟有原书的前车之鉴,争取了总比没有强。

    宋天和迟疑了一下,眼神变得深沉,揽住她的手臂不自觉紧了紧,俯身在她头顶亲了一口,温柔道“瞎想什么?不会的,我只会护着你。”

    刘梦雨得寸进尺,“那你发誓,要是以后我得罪了你,你要是敢报复我,就自己掉茅坑里”

    宋天和眉头皱了皱,右手扣住她的后脑勺,轻捏着后颈,往后扳她的头,跟自己对视,她心虚的睫毛直抖,不敢看他的眼睛。

    他手上力道加重,嗓音低沉命令她,“看着我”

    刘梦雨下意识推他,抬眼看他,故作强硬道“看什么看你不发誓拉倒”

    却根本推不动他

    宋天和慢慢弯起嘴角,“不用发誓,只要你不违背那个条件,我只会护着你,会让着你。”

    刘梦雨咽下口水,眼珠子咕噜一转,心里松了下来,笑着打哈哈,“那个呀,那行我知道了”

    宋天和却不放手,侧脸转过来对着她,“这件事,你得感谢我来表示表示。”

    明晃晃让她亲他的脸。

    刘梦雨往下猛的一蹲,挣脱他的怀抱,笑着跳到边上,“你不要太过分啊男女授受不亲,就算我们要订婚了,那也只是订婚,你这要求越界了”

    宋天和站在原地,右手抬起大拇指在自己脸上刮了一下,“好那你记住了这次又欠我一份恩情,加上以前的,一共……”他小声数着,“八次了”

    说完笑得得意洋洋,一副你走着瞧的模样。

    刘梦雨调皮的朝他吐个舌头,一副无赖的样子,朝后倒退好几步,转身往回跑,“我回家了,你也回去吧。”

    宋天和忍住要把她捉回来惩罚一番的冲动,一个人看着她消失在门后,才回去。

    刘梦雨关上门,突然想到冯明辉说的那些话,对即将到来的订婚,莫名其妙有了一丝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