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东窗事发

“这辈子我弄不死你net”

    等到女皇问完了话,站在一旁的礼部尚书,赶忙积极表现,推举道“翰林院上官家的四姑娘上官云所做的文章亦然不错,还望陛下细看”

    “那就呈上来看看吧。”心情一号,女皇说话的语气都轻快了一些。

    “谈及国事,不忘民生,虽是辞藻华丽了些,却也还算务实。”将且把文章看了一遍后,虽是不如前两位的精炼,重点明确,实施有道。但也还算上是一篇为国为民的好文章,只是翰林院的那些老人,大多是虚浮夸张之辈,装点门面可以,实用性就不够了。

    “可还有别的推荐?”女皇再一次提问着。

    这回儿,陆陆续续有好些人开始举荐不同的才女名单,文章内容也算的上是花样百出,各有各的优点,也是各有各的缺点。等到看的差不多的时候,女皇心中感慨,果真还是苏左相的眼光最好,所选择的文章最合自己的心意啊

    想到最合自己心意的文章,女皇抬眸看了眼那群臣之中的林志成,见她低着头不说话,女皇突然问道“林大人的女儿不也是参加了今日的殿试嘛?秋试的第九甲,想必也是文采斐然,怎么没听见有人推举她的文章呢?”

    等到女皇陛下的此问一出,殿内众人是鸦雀无声,就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额声音都能听见一般。这一瞬间的安静,是那般的怪异,女皇陛下皱眉,抬手敲了敲板桌问道“怎么突然就成了一群哑巴了?”

    仍旧是无人回答,女皇的目光瞬间冷了下去。“林骏何在?”

    冷冽的声音从空中传来,让原本心中有鬼的林骏是立刻打了个哆嗦,双腿发软的直接趴倒在了地上。

    “草草草,草民林骏,拜见女皇陛下”在刚才众人交卷之时,林骏脑门上的汗水就开始直流,她自己什么水平,她也知道。语句不通,言辞粗糙,虽是能通顺的把一句话写清楚,但是前后文上下不通,实在是难以服众。

    而再做的众大臣,在见过林骏的那一篇文章之后,更是被吓的一个激灵这可是秋试第九甲的人选啊这写出来的文章竟是连三岁小童都比不上。可是,这人又是他们这些监考的文臣亲自选出来的,一时间,人人自危。

    若是被女皇发现了异样,岂不是会认为他们玩忽职守?欺君之罪,是要杀头的也正是因为此,大殿之上的人都闭紧了嘴巴,一个字都没有提及林骏。

    谁成想,女皇居然自己想起了林骏来呢?

    其实,也不怪女皇想起,只要是林骏之前呈上来的文章写的实在是好,就是连曾九歌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只是那篇文章所写的观点,太过超时,不合用于当下,因此,才给了一个第九的名次。

    “你就是林骏?”等到女皇见到林骏那畏畏缩缩的样子时,一种十分不妙的念头从脑海中升腾而起。这样一个懦弱惊惧的女子,怎么会写出那样一篇秒极的文章呢?

    “是是是草民就是林骏,乃,乃是鸿胪寺卿林家的嫡次女。”待到林骏吞吞吐吐的将身份介绍完,女皇的表情已然是更加不好看了。

    “你可是有口疾?”女皇冷声问道。

    “草民,草民没有口疾。”林骏弯着腰,额头紧紧的贴着地面,生怕被女皇看到自己紧张慌忙的模样。

    可是,她那一副颤抖的身躯早已经出卖了她自己。

    殿内众臣,更是紧张不已。林志成那一双腿亦然是跟着不住的颤抖,紧张的不断吞咽着口水,她就知道,以林骏那个蠢样子,怎么可能考上秋试?她她她,她居然敢弄虚作假这是要害死整个林家啊丧门星丧门星啦

    无论心中是怎么样的懊悔,此刻已经是来不及了。

    “抬起头来”女皇最看不管女子羸弱的样子,猛地一拍安案桌命令道,那是惊讶的林骏发着抖,颤颤巍巍的将头缓缓抬起。

    一张方正的大脸上,有着一双窄小的眼睛,如今因为恐惧而在不断渗出泪水,眼睛更是眯成了一条缝隙。

    “哭什么哭?来人,把他写的东西拿过来”女皇一声令下,无人敢不从。曾九歌是紧张的捏住了自己的手心,最后在女皇即将打开那张卷纸的时候,抬脚走到了台阶前,狠下心后,不怕死的说道“还望陛下惩治微臣玩忽职守之罪”

    “哼好一个玩忽职守”女皇冷冷的看向了台下的众人,将手中的卷纸展开,不仅仅是卷子上那些狗屁不通的言辞惹怒了女皇,这台下众人相互包庇的行为更是让女

    皇心凉。堂堂的卫国臣子,竟是无一耿直之辈,就连苏左相都不敢坦言相告,实在是卫国的大不幸

    “嘶——”

    被气急的女皇直接将那卷纸撕成了碎片,重重的扔在了地上,直接砸在了林骏的身上。

    “林志成啊林志成你堂堂一个鸿鹄寺卿居然纵容自己的女儿光明正大的作弊还居然想在这殿试上愚弄朕你是想藐视皇家藐视朕吗?”

    一声声的质问,一声声的责骂传来,殿内众人慌忙叩首谢罪,一个个的那是心惊胆战,恨不得直接晕死在大殿上。

    “陛下,微臣无辜微臣无辜啊此次殿试,并非微臣一人监考,就是我那不孝女的文章也是经过了曾大人评审的啊”这鸿鹄寺卿虽是不知道林骏是如何作弊的,但是这一份责任,她绝对不会独自承担下来,怎么也要拉着别人一起

    曾九歌急忙回道“此事,是微臣失责失察之失,臣愿意承担一切责罚”

    两相对比之下,一个推脱责任,一个勇于承担,谁对谁错,女皇是一眼就分辨出来了。只是此刻心中怒气高涨,说话就不留情面了些。

    “好既然你们都有错,那就全部压入大理寺由大理寺亲审”没有给任何人辩解的机会,女皇竟是下令将所有的秋试监考人员通通押入大牢,就连曾九歌也不例外。

    “殿下殿下不好了女皇在朝堂上发火了将所有的秋试监考之人都关进了大理寺”

    正独自在宫内黯然神伤的姜黎,终于听到了这个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