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武林盟主

“虹猫蓝兔之天涯朝落net”

    他可没有在胡说八道,如今的武林盟主可是个跟迷一样的人物,神龙见首不见尾但若是说这人是神龙也确实不像,更多人都说他不过一个怕事的胆小老鼠

    为何这么说呢?

    人们最清楚的也就是他的名字叫做永慕,是上一代武林盟主谢无涉的关门弟子他几岁登上武林盟主之位,以及现在多少岁、什么样貌、什么背景、武功如何等等问题都没太多人清楚江湖上也只知,他大约是在十年前就成为了盟主,那时他们七侠都还并未出道所以大家也都下意识的认为这人最少也是过了而立之年的老头了

    也不管这个人究竟如何,最重要的一点是十多年前江湖大乱,惹得太平尽碎,无数的邪魔外道在这天下间横行肆虐,多亏了还有像七侠这样的正义之士挺身而出、舍己渡人、拯救万民于水火,经过了数年的奋战之后这才又一次扫清了魔道,还天下太平那时候,谢无涉刚刚因为一场变故身死,五个嫡传弟子死了三个,还有一个二弟子蔺客才华横溢、武学天赋过人、品行端正且当时正值青春少年,是众望所归的下一任盟主,但在十年前边城之战结束后,竟与他的一众朋友从此销声匿迹不知去了何处最后就只剩下永慕这一个小徒弟,这武林盟主无人可传就落在了他的头上

    本来天下初定不大安稳,还在支离破碎的边缘,上一代的七侠和很多高人都退隐了江湖,大家就都盼着这个新的武林盟主能够出来带领大家安定四方,结果这家伙自从当上武林盟主后十年来就没有在众人面前露过面十年前封禅的时候就派人传了一下,都没在琅琊山邀请众人来举行封禅仪式,而且十年来江湖上但凡有什么大小事务全都派手下的四大堂主拿着他的令牌代为行使,且还是若什么事必须先看看有无其他门派大侠出来处理,非等到火烧眉毛了这才让下属出露个面处理下

    时隔多年黑心虎带着魔道重出他不管、七侠天狼门发生误会产生争斗他不管、鼠族闯进地心之谷盗取晶石想一统天下他不管、灵山门主铸黑龙剑想打开黑暗之门他也不管两百年一届的凤凰大典谁都知道天音大师将圆寂他居然不叫人来看看

    七侠失踪半年多六侠回来后不见虹猫也就在华山论剑时四大堂主来问了下……然后的事情是那个问话的玄武堂主遭大奔和逗逗当面怼了……

    而且不光是祸乱不顾,像是什么华山论剑、三台阁比武、钱塘江七星映月观潮这些江湖众人同庆的大喜事,他永慕居然都不出来瞧瞧,一直就窝着风雨楼也不知道在倒腾什么引得江湖中人对永慕这人心存好奇并且是怨声载道,想着这人到底是在搞什么,该不是个废物吧?而且还有人想怕不是死了但是他们每次见四大堂主问他们,他们都一致的说盟主在风雨楼人特别好、无病无疾,这一下子就让所有人都认定了他是个好吃懒做、胆小怕事的废物脓包,什么事都指望着别人来做,有名头却什么本事也没有的武林盟主这算是彻底引发了众怒,武林中人只要一提起永慕,就会说一句缩头缩尾、胆小怕事毫无责任担当从此各大门派除非有什么太过重大的事情绝不去风雨楼请示了,甚至大事都不咋请示直接干……

    其实虹猫也是一直好奇这人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对于江湖上的那些话他也是将信将疑,倒也挺想见识一下的。

    俗话说,皇帝不顶用有再强的将领保家卫国江山迟早也要被霍霍完仔细算算,要不是这人,现在这江湖也不会总风波迭起,也难怪有那么多人想把他给轰下去抢他的位置不仅是魔道,很多名门正派的江湖名士也都想啥时候可以换个有用点儿的但是到底风雨楼千年的威信和实力还在,大家也就只能光说不做了……

    虽说如今的江湖好不容易太平了些,但是不知何日又将出现祸乱?

    这样将就的日子,早晚要结束的……

    虹猫就在那里,独自想了好一阵,渐渐出神……

    “少侠”旁边的沐阳叫了他一下。

    “啊?”虹猫被他叫得吓了一跳,神色一惊回过神来,有点懵“怎么?”

    “没什么……我看你这模样,是在想些什么有趣的事情啊,如此入神?”沐阳摇着折扇,笑眯眯的问着他。

    虹猫淡淡一笑,举起他刚给自己添好的一杯清茶,饮了一口,而后说“没什么对了,话说沐公子你的那些同伴明日能安全回来吗?”

    “大概会的我相信他们放心,我绝不会劳烦少侠过多的”沐阳微笑着点头,眼中闪着自信的光芒。

    虹猫不好意思的笑下“那便最好”

    沐阳笑呵呵的摇着扇子与他继续说笑了一下,然后,他从一旁的书架上拿

    了一幅没有装裱的画卷下来,摊开来,用镇纸铺平压好,竟是一幅木鸢的设计图稿

    “这是木鸢?”虹猫看着,不禁眼前一亮,忍不住看着。

    “是啊实不相瞒这是小生画的木鸢图稿,等到找个有空的时间就做这是我画的第五种了,已经做了四个,有一个就在我朋友那儿,我跟他们说,若是平安归来但暂时无暇,可在凤凰古城最末端的河边用放木鸢以报平安”

    虹猫微微点头,瞧着那画中的木鸢竟是设置的如此精致且每一处都考虑得很足,而且那木鸢的鸳首竟被勾描得如同凤凰一般带着股如同王者般的自我之气见着一大张纸上竟被画写的密密麻麻的,而且一切都如此的有模有样,光是看这些就完全可知眼前这人是怎样一个厉害的工匠了不禁赞叹着。

    沐阳这人热情,见他有些着迷,不由得眉飞色舞了起来,生出一股自豪之感,跟他讲起了自己的木鸢,粗略的说了下他是怎么喜欢上制作这些东西,然后说自己手艺还算过得去自己又为了做这些如何的通宵达旦苦熬着不休息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

    虹猫对这些不太懂,也只能一直点头应声遇到不懂的问下,顺便赞赏一下他的坚持

    过了一会儿后,沐阳收了画卷,先礼貌的引领虹猫去了客房,自己也回了卧房。虹猫见天色已晚,确认了一遍四周无危险之后,遂也熄了灯抱着长虹剑休息了。

    昆仑山,副掌门厢房之中。

    严霜看着躺上榻上面色苍白、昏睡不醒的严正我,早已哭得泪流满面、两眼通红,心中几近悲痛欲绝。

    旁边,正是郎中在给严正我把脉整治。

    “傅……傅爷爷,叔叔他怎么样了?”严霜抽泣着看向傅医师。

    良久后,傅医师放开了手,摇着头叹息道“哎副掌门先是遭到六侠合璧重击,之后倒在山顶雪地好一阵,再加上有旧疾在身,恐怕……”

    “你是说……”严霜一听,声音愈加颤抖,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哎”傅医师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严霜转头再次看向自己的叔叔,颤抖地趴在他身边,伸出手去试严正我的鼻息,但是他此刻已经完全没有了呼吸再伸手摸他的脉搏,也没有了那微弱的响动

    严霜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叔叔,叔叔叔叔你不要离开我啊子衿不能没有你啊我不能没有叔叔啊七侠七侠都是因为你们,我昆仑如此对待你们,你们却为了得到青鸾神鸟的力量伤害我叔叔我绝对……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掌门掌门”院落中,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严霜用衣袖擦拭了眼泪,整顿好情绪,重新在一旁站好,叫了声“进来”

    然后,便是一身着深蓝色劲装披着昆仑弟子衣袍、手持宝刀的青年男子大步进了来,并在门前停下,郑重的朝严霜行了一礼。这个人叫做龙观云,西蜀人氏,二十岁,四年前入门,经严正我选中成为他的入室弟子,并且还是他的得力助手。

    “怎么样?”

    “属下无能,让他们跑了”

    “什么”严霜瞬间愤怒无比,气的全身发颤。

    “不行不行我一定要抓住他们为我叔叔报仇”

    “此事,事关重大啊……既然如此”傅医师踌躇不安的上前道,“掌门,要不要派人去风雨楼去向盟主说一声”

    严霜一听,不知怎么的竟冷笑一声,骂道“武林盟主?告诉武林盟主有什么用?什么鬼的武林盟主……不过就是个废物而已这种事情他会管才有鬼”

    “掌门傅医师不是这个意思”龙观云上前行礼并好生劝道,“主要是七侠世代江湖来往盛名不衰,而且结交党友诸多处理起来真的不太容易,虽然如今的武林盟主真的太过昏庸……但是走些过场还是有必要的去风雨楼,请盟主颁布一道法令便是他虽然不大可能会管,但怎么也会给昆仑这一个面子,其他的我们就自己处理可以了”

    傅医师也赶紧说道“是啊掌门,观云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若是想为副掌门报仇,自当将六侠擒回,并带往风雨楼,以江湖之法将其惩罚以儆效尤如今武林盟主那边还是有些实权在手,威慑力也多少还具有的,自然免不了去一趟风雨楼”

    “那……好吧”严霜咬咬牙,说道“既然如此,我马上修书一封,送去风雨楼然后龙观云,你再让人去准备一下,四处追击打探,无论如何也要抓回他们他们六个,一半多的人都受了伤,我不信他们能跑多远”

    “是”龙观云领命,然后又出了去。

    此刻严霜心中布满了恨意,眼中有无尽的烈火燃烧,只听她说道“等着瞧吧,七侠我誓要帮叔叔报仇,拿回青鸾玉佩”

    另一边,湘西凤凰古城。

    就这样在一片笑语论谈

    结束之后,又是一场夜晚来到了,一切本该是寂静安宁的,但往往在这种看似越平静的外表上,越是有为人不知的动荡。

    此刻,虹猫正抱着剑靠在床榻上,原本是闭着眼睛在那里浅睡着,不知怎么的在今日的梦境中竟有出现了那些景象……

    然后又是烈焰燃烧得幻境后,将他搞得睁开了眼睛

    “啊”

    如同利剑出鞘一般的声音在他耳旁响彻起来,虹猫一阵叫唤着放开长虹剑捂着头部醒了过来,此刻他额头上冒着冷汗、一幅气喘吁吁的模样,看着眼前一片漆黑的屋内,那么的平淡寂静,他这才知道自己又做梦了

    “又是这样……”他扶着额头处,感觉无奈。

    仔细朝四周一看,天还没亮,但是他已经没有心思睡了

    起身站好穿上衣袍和鞋履,捡起掉在地上的长虹剑背在背上,他走到创编推开了窗户,一轮皎洁的月光射进了屋中,倒是柔和美妙。

    虽然此刻也许离天亮还早,但他已经没了什么睡意,虹猫便想着去外面看看吧毕竟哪样不是在休息?于是他两下子就翻出了窗户,跳到了布庄的房顶上,抬头看着天空,一望无际的浩瀚星空倒映进眼中,一如既往的美

    他有些悠闲的漫步在砖瓦上,右手抬起举过头顶望着四周,心觉这夜晚的景色不错,心里便也放松了几分。

    但是,他突然瞧见不远处的一座高楼旁有什么东西从地上飞起,还带着火光,但是距离有些远看不清,他心中好奇便从腰间拿起了望远镜拉长了看,竟是一架木鸢

    某些人如果对我的作品不满,直接发在我的评论区就可以,有什么问题等看完了文一起发出来到评论区讨论不可以吗?免得我一下子找不过来

    我自认我一个17岁的人,也写不出啥子神作,你们要是想给我提些建议找些漏洞我可以接受,要是真的是我错了我可以改,但是别用那种阴阳怪气的语气行吗?我又没招你惹你你那么大火是什么意思?既然来看我的这个文想必都是虹蓝迷,都是喜欢虹蓝系列的,也都是看文的,那么平时对人相互客气一些不可以么?生怕别人看不出你是在冒火吗?以及没必要发评论攻击我的原创人物吧?要是反派做了啥伤天害理你气的骂人也还可以理解,但是人家还什么都没做过就平白无故遭你骂了,什么仇什么怨?

    你们要是在哪儿受了气想要发火也别来我这里啊我又不喜欢给人当出气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