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拿了恶毒女配的剧本(54)

“快穿之这个世界有点甜net”

    偏殿不远,林清缱进去时还特地让阿琏别跟着,有些事她不知道是最好的。

    偏殿虽不如大殿富丽堂皇,却也是金漆红柱,梁上缠了许多金边红布,多的一条接着一条,上面写的都是祈祷的经文。

    她站在殿门口看着,倒像是一个大帘布,忽然有些恍然,想到她第一次见季萧的情景,他坐在马车里面,掀了帘布,与她说话,只是说话冷嘲热讽了些,她那时还想这人生得一副好皮囊,可惜说话如此晦气。

    如今一想,喜乐嗔痴,怨怒鄙恨,他这前四样给了谭梦茵,后四样给了她,也算是公平。

    她用着原主的身子,什么事替她受着,也是应该。

    不,重头戏今日过后才开场,她说受着,有些过早了。

    过一会儿,他应该还在帘子后面,她现在就开始愁什么,真正不好的日子,还在后面…

    林清缱还没回神,就被人唤醒了“林小姐既然来了,何不与老衲一叙?”

    她眸光晃了晃,提步走的有些虚浮,这一步步,她走的极了,掀开一重重红布,不远处坐着的一身袈裟,眉与胡子尽数白了,眼中独有淡然闲静与悲悯慈爱,倒是她想象中大师的模样。

    “大师在这里等候多时。”她开口,余光瞥了身后,红帘直直垂下,却拖不到地,那尾端赫然一双黑靴。

    他…来了。

    这念头倒让她的心忽然冷静下来,眉眼一转,声音也扬了起来“我来此,是让大师算算姻缘,我与心念之人可会得偿所愿?”

    那大师尽数看见了她的动作,随着她的眸光略了过去,正瞥见那抹黑影,他眼中的了然让林清缱心惊,却也只是叹了一口气,摇头道“姑娘与他并无福分。”

    “那敢问,他心头之人是谁?”她瞳孔有些涣散,全然按着原书所写一字不落地背了出来,只等着那人也按着剧本说下一句。

    “那人姑娘也看见了,姑娘心中也有答案。”他高深莫测地说了这句,便双手合十,说了句剧本上完全无关的话,“姑娘早知道了自己的结局不是么?”

    林清缱听着这话表情有一瞬的凝固,忽而抬眸,那大师一副全然尽知的模样,倒让她还得撑起一抹冷笑。

    “果然果然是谭梦茵我偏偏不能让她如愿,我要杀了她,我要杀了她我要杀了她…”她这话说的心里跟着颤动,余光暼着那人驻足的靴子一动后消失不见,唇角的笑没落下,泪反倒先滴了。

    她头一埋低,声音沉闷起来“多谢大师。”

    “你深入局中,还想解局?”对面的人只是捻着胡子,“难啊难啊。”

    她只笑笑转头,眉目间尽是落寞和苦楚。

    季萧,你如今听了我说这些话,可真是恨极了我吧?

    不,你怎么可能恨我,一直以来,不管是从前的林清缱,还是如今的我,你只当是蝼蚁,只要这蝼蚁咬着了你在意的人,你定然会狠决相待的吧。

    那日皇后宫中,所说什么忘了从前种种,只怕都不作数了。

    她掀了最后一层红帘,站定,那也是他方才站的位置,擦了擦眼泪,只是鼻头和眼尾的红晕还在。

    她叹了一口气这才提步出去,徒留胸腔里的五味杂陈漾在空中,被风一吹,吹的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