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门姐夫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328章 明天再来找我谈

楚某人满脑门子的黑线,有些心虚的看了眼卫生间的方向。

    心里暗道,幸好乔诗媛洗澡去了,不然这要是让她看见,那还了得?说不定还以为自己跟邝媚儿之间有什么暧昧呢。

    楚天舒有些无奈的道:“媚姐,你有什么事?”

    “没情趣,很多男人哭着喊着想要这种机会,老娘还不给他呢。”邝媚儿雪白双腿一错,风韵撩人,“瞧瞧你的胆量,害怕你老婆看见以为你跟我有一腿是吧?”

    楚天舒苦笑道:“我不想让她误会什么。”

    “没情趣。”邝媚儿撇了撇娇艳红唇,“好啦,不逗你了,姐姐给你打这个视频,是想提醒你小心,我收到消息,上官无为正在召集他手下高手汇聚泰源,我猜测他可能要对付你。”

    楚天舒道:“媚姐费心了,我会注意的。”

    他又看了眼卫生间的方向,里面已经传来乔诗媛吹头发的声音。

    楚天舒忙道:“媚姐,咱们有时间再聊吧?”

    邝媚儿白了楚天舒风情万种的一眼:“你个没良心的,枉姐姐这么记挂你,你竟然连跟姐姐多说两句话的耐心都没有。”

    听到卫生间里吹头发的声音消失,楚天舒忙道:“媚姐,我得挂了。”

    邝媚儿笑得花枝乱颤,浴缸中的牛奶荡起层层涟漪:“好啦,陪你的好老婆吧,姐姐不逗你了。”

    卫生间房门响起,楚天舒忙把视频挂断。

    乔诗媛裹着浴巾从卫生间出来:“你跟谁说话呢?”

    浴巾只堪堪包裹住女人挺巧的臀部,她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就那么暴露在空气中。

    楚某人的眼睛顿时就直了。

    乔诗媛走上前,抬脚轻踹了楚天舒一下:“问你话呢。”

    楚天舒直接把女人的白嫩玉足抄起,一边轻轻揉捏,一边笑道:“是邝董,她提醒我最近要注意上官无为。”

    乔诗媛轻吟一声,跪坐到楚天舒身上,搂住了楚天舒的脖子,有些担忧的道:“会不会有麻烦?”

    楚天舒大手紧紧把她抱住:“放心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乔诗媛娇声道:“我要你抱我进去。”

    楚天舒抱着女人起身,笑问道:“有什么奖励?”

    乔诗媛贝齿刮了刮下唇:“你进去就知道了。”

    楚天舒抱着乔诗媛进了卧室,把乔诗媛扔到床上。

    她霞飞双颊,娇嗔道:“坏蛋。”

    “不是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么?”

    楚某人邪邪一笑。

    乔诗媛娇呼道:“救命呀。”

    “叫吧,你就是喊破天也没人来救你。”

    楚某人嘿嘿一笑,大嘴封住了女人樱唇。

    俩人就相拥而眠。

    傍晚的时候,陆树铮打来电话,说接楚天舒和乔诗媛去吃饭。

    楚天舒也没有拒绝,把他们俩人此时的地址告诉了陆树铮。

    半个小时后,陆树铮就带着他的大弟子范长宇来接楚天舒俩人。

    他并没有带楚天舒和乔诗媛去酒店或者酒楼,而是直接带着他们上了毗邻普救寺的一座山。

    汽车驶上盘山路,陆树铮回头笑问:“二位认识我吗?”

    乔诗媛道:“当然认识,我父亲最喜欢陆先生饰演的关二爷了。”

    “那真是太荣幸了。”陆树铮笑道:“既然认识我,那你们肯定也知道,我现在就是个开武校的,学校里的厨师手艺不错,咱们今天就在学校吃,你们也认认门,以后有机会常来。”

    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有机会,让你父亲来我这里转转。”

    乔诗媛笑道:“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半个小时后,汽车驶入武校。

    武校规模宏大,占据了整整半座山,光门楼就有十米高,顶上“关帝武校”四个大字熠熠生辉。

    汽车径直驶到食堂外面停下。

    说是食堂,却比一般的酒楼规模还要大。

    楼高三层,一层和二层都是大厅,分布着很多个卖不同饭食的窗口,供师生们吃饭。

    三层则是学校领导层吃饭的小灶,还装修了不少包间,陆树铮平时接待客人大部分时间也会安排在这里。

    陆树铮提前就让人安排好了一切,所以几人分主宾落座后,各种美味佳肴就流水般送了上来,每一道都色香味俱全,丝毫不比星级酒店的水准差。

    陆树铮端起一杯酒,起身道:“以后都是朋友了,所以什么感谢的客套话我也不再多说,咱们干了这杯酒,所有的话都在酒里了。”

    楚天舒也端着酒杯起身,笑道:“好,我就喜欢陆先生这种性格豪爽的汉子。”

    陆树铮道:“什么先生不先生的,看得起我的话,以后就叫我一声陆大哥吧。”

    楚天舒举杯示意:“陆大哥,干。”

    俩人连干了三杯,开怀大笑。

    范长宇给俩人把酒杯填满,笑着道:“师父,您少喝点,又不是招待市领导。”

    陆树铮道:“市领导来了我还不稀罕跟他们喝呢。”

    他向楚天舒道:“老弟,今天咱们一定要不醉不归。”

    楚天舒看了范长宇意味深长的一眼,点头道:“好,一定陪陆大哥尽兴。”

    这时,包间的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哐”的一声撞开。

    一大帮人从外面闯了进来。

    领头的,是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子,旁边是一个穿着衬衣西裤的中年人。

    再后面,则是几个穿着白色练功服的剽状汉子。

    见状,陆树铮的表情顿时就阴沉了下去。

    范长宇笑着迎了上去:“祁先生,您怎么来了?咱们不是约好的明天吗?”

    衬衣男皮笑肉不笑的道:“我们忽然又想今天谈了,不欢迎?”

    范长宇忙道:“欢迎欢迎,当然欢迎。”

    长袍男大大咧咧的扯了张椅子坐下,目光落在陆树铮脸上,呵呵笑道:“陆先生好大的架子,见我们进来连个招呼都不打?”

    范长宇忙道:“我师父就是这样,外冷内热,祁先生见谅。”

    陆树铮摆手示意范长宇闭嘴,然后看向衬衣男,沉声开口:“祁怀亮,我今天有贵客要招待,你们明天再来找我谈。”